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天下聚合 >> 正文

赵官家的GDP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水浒传》第十九回里阮小五高唱“打鱼一生蓼儿洼,不种青苗不种麻。酷吏赃官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其中的“三观”是不是像岳飞那样有“愚忠”之嫌?甚或前者为赵官家贡献了GDP而比后者“务实”?赵官家的GDP到底是多是少且用到哪里了?岳飞北伐“不可持续发展”是否与后勤断供有关?

话说一千多年前的北宋,GDP高速发展,仅次于神圣罗马帝国,世界第二。赵官家宅心仁厚,为了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推行棚户区改造。即全国各大州府翻新,拆了老百姓的房子,直接赔银子。拆迁户拿了银子咋办呢?去买新房,不够的话,自己再贴钱。但见华府雅苑,亭台楼阁,设施便利,美滋滋。一时间大宋楼市火爆,除了汴梁、临安房价暴涨,一些三四线州府、县城也翻倍,直接从两三千贯涨到上万贯。这中间,地方官府挣了很多钱,因为大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土地归朝廷所有,地方官府财政收入靠把土地卖给大员外开发商,房价涨了地价自然涨。这里面还有一个背景是什么呢?1008年,真宗年间,为了拉动经济,推出了四万亿两白银的计划。然后各地官府大兴土木,这样一来,很多城市建了大量开发区与楼盘,最后卖不掉,属于库存。地方官府欠债严重。后来,王安石担任宰相,主持变法,想出棚改货币化的奇招,让拆迁户拿钱买房,造成三四线州府楼市火爆的现象,推高房价。然后房子自然就卖完了,因为房子是越涨越好卖。库存去的差不多了,地方官府的财政状况也改善了,房价也到了高位。大宋开始停止棚改货币化,以后拆迁不给现金,直接给新房,等于让三四线州府、县城楼市的房价在历史高位上停下来。这一招很牛逼,等于是掏空了以前的三四线州府、县城棚改户的腰包,完成了去库存目标,把买房者套在历史高位。掏空三四线城市居民的储蓄,为地方官府还债。金融里有个词叫对手盘,即零和博弈,我挣钱一定是因为你亏损。赵家这就是拿老百姓当对手盘。这之后呢?一批老百姓会不敢消费,降低生活水平,拼命工作,还贷款。不久就有翰林院大学士上疏:第一,乡野村民多有进城务工者,回乡有宅地。可建房。为耕地红线与青山绿水计,当禁之;第二,三四线州府县的居民在房价暴跌期间多有囤积多套房者,投机炒作不宜鼓励,应征收住房空置税;第三,鼓励生育,使宋朝百姓子子孙孙共享太平。《商君书·弱民》曰:“农有余粮,则薄燕于岁;商有盈利,有美好,伤器。”看来,老百姓不宜储蓄过多,用于投资则会推高金融泡沫?!

《水浒传》中的武大郎是以卖炊饼谋生,因炊饼是小本生意,给人的印象好像武大郎的日子,过得应并不宽裕,可实际情形却并非如此。《水浒传》里“武大在清河县住不牢,搬来这阳谷县紫石街赁房居住”。《金瓶梅》里说武大郎“凑了十数两银子,典得县衙门前楼上下二层房屋居住。第二层是楼,两个小小院落,甚是干净”。问题来了:买炊饼的武大郎,居然在阳谷县租住的是二层临街商铺房,还带着院落。想来宋代的市场经济也是十分活跃,不然《清明上河图》里哪里那般繁华。那么卖炊饼营生的武大郎,怎会有那多钱来支付得起临街别墅的昂贵租金?这到底是作者弄错了,还是另有文章呢?让文豪、宰相都高攀不起的北宋房价史上两宋都非常重视经济,尤其是北宋,其经济之富庶繁华程度,不仅远迈汉唐,也让后世的明、清两朝难以企及。经济的繁华,直接致使房产价格居高不下。尤其是在京都汴梁,房价之高,更是让人难以承受。北宋前期,开封一套豪宅少说也要上万贯,一户普通人家的住房,随便叫价就得1300贯。按现代购买力估算,一贯大约300元人民币左右。那么普通住房价格,就在39万人民币左右;而豪宅就要几千万人民币了。而按《宋史·职官志》,宋代一个宰相的本俸是月薪300贯,也就是合90000元人民币,年薪108万。一个普通从八品的县令月薪十五贯,合人民币4500元,年薪54千。这种薪酬,购买房子,确实不容易。这就使得,哪怕当朝重臣、宰执,仅靠薪俸收入,只能沦为无房一族。如大文豪苏轼,在开封就没有自己的房子,以致到了儿子结婚时只能向朋友借用;他老弟苏辙比他好些,到了晚年才终于在三线郊区的许州,盖了三间房,总算是有了自己居所,高兴地非要写诗庆祝一下:平生未有三间屋,今岁初成百步廊。欲趁闲年就新宅,不辞暑月卧斜阳。同列文名的欧阳修,境遇也比苏轼兄弟好不了哪儿去。他到了三十八岁时,虽然官至“知谏院兼判登闻鼓院”,但仍然在开封租房。后来他写诗回忆在开封的蚁族生涯,仍旧大吐苦水:我年七十无住宅,斤斧登登乱朝夕。儿孙期我八十年,宅成可作十年客。人寿八十知已难,从今未死且磐桓。不如君家得众力,咄嗟便了三十间。文人重名而轻利,也就罢了,可宰执重臣,居然也经常为此困扰。如大名鼎鼎的寇准,几次入相,俸禄优厚,他个人也以讲究享受闻名,连厕所里都要燃点蜡烛,彻夜长明,这在当时是很奢侈的行为。可就是他,也望房兴叹,史载:“历富贵四十年,无田园邸舍,入谨则住僧舍或僦居”不仅地主家没有余粮,宰相家也买不起屋,造不了房。这在大宋竟然是非常自然、平常的事,以至于翰林学士王禹偁在《李氏园亭记》里无奈牢骚:“重城之中,双阙之下,尺地寸土,与金同价,非熏戚世家,居无隙地。”平常大臣的住房窘况,就更不堪一提了,有时不仅为难子孙,还让皇帝都为之赧颜。如宋初将领刘福,生前没有购置房屋,住在政府安排的房子里,他死后官方收回住所,子孙们就没有地方住了。真宗时的枢密副使杨砺,也是住在政府给租的房子里,十分简陋。他死后宋真宗登门悼念,因为小巷狭窄,连马车都进不去,皇帝内心真是五味瓶打翻…….这种情形,真是太丢

发布日期:2021-8-20 11:2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