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新闻图集 >> 正文

香港教协为何成北京眼中钉

华裔网作者:联合早报网综合整理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810日宣布解散。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731日宣布全面终止与教协的工作关系。(路透社)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昨天宣布解散。这个成立48年的香港最大单一行业工会,7月底被中国大陆官媒痛批为“毒瘤”后,不到两周便轰然瓦解,震动香港教育界和公民社会。

《人民日报》今天发表评论称,教协的下场是咎由自取。文章还引用毛泽东的诗句“宜将剩勇追穷寇”,称任何反中乱港势力都将走上灭亡之路。新华社也在评论中,痛批教协长年以“教师组织”名义纵“独”煽暴、祸乱香港,沦落到今时今日“山穷水尽”“作鸟兽散”般田地,完全是咎由自取。

亲北京的港媒《大公报》在社评中指:“教协解散绝不意味着问题已画上句号,极少数骨干涉及违法,不能就此罢了;而教协匆匆解散被指违反章程,也没有说明如何处置庞大资产,执法部门需全力调查,给教育界及社会一个清楚的交代。”

香港教协会长冯伟华(中)昨天在记者会上宣布解散教协。(法新社)

教协是什么组织?

香港教协到底是什么组织,为何成为北京的眼中钉?

1973年创立的教协,是一个由各级院校教师组成的社会团体,有约95000名会员,半数是中小学教师。牵头创立教协并担任首任主席的是已故香港民主派元老、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创会主席司徒华。

虽然是职工团体,但教协在香港政坛和社会具有极大影响力,是香港民主运动一股重要的支持力量。除了从事教师劳工权益与专业发展事业外,教协深度参与香港政治,多年来稳占香港立法会教育界功能组别议席,直到去年11月民主派总辞。

上月底,两家央媒率先向教协开出第一炮,揭开打击教协的大幕。

香港教协昨天(10日)在其面簿粉丝专页发布协会解散通知。(教协面簿)

官方通讯社新华社730日发文,痛批教协是长期从事反中乱港活动的“毒瘤”,提出“香港教育要正本清源、重回正轨,就必须彻查教协,铲除毒瘤”。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同日发文,指教协操弄政治,试图垄断香港教育话语权,是香港教育界的“最大毒瘤”,也是整个香港社会乱象横生的一大祸根。

央媒清算教协“罪状”、严词定调后,香港教育局731日祭出“封杀令”,宣布全面终止与教协的工作关系,包括不会再视其为教育专业团体,也不会与教协或其代表举行任何正式或非正式会议,更不会承认教协举办的培训课程。

受到重挫的教协在731日发声明称,协会一向关心教育和师生福祉,没有煽动学生示威,“自创会以来,关心国家民族的发展,反对港独”;随后又在85日宣布成立中国历史文化工作组,推动教师认识中国历史、国情和文化,培养学生爱国情怀等。

较早前,嗅到危机的教协已在今年3月至6月间,先后退出民间人权阵线(民阵)、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国际教育组织和支联会,以求在恶化的政治环境下自保。

正当外界以为教协会逐步去政治化、与北京对齐步调时,教协会长冯伟华昨天宣布解散教协。冯伟华在记者会上解释,近年香港社会经济、政治环境产生变化,令教协感受到巨大压力,虽曾寻找延续的方法以维持运作,但看不见前景,无法化解危机,故理事会一致通过解散教协。

1973年创立的教协,是一个由各级院校教师组成的社会团体,有约95000名会员。(中新社)

教协长期与港府对立

有分析认为,香港政治空间收紧后,具有浓烈民主派色彩的教协成为北京修理对象是意料之中的事,而教协事件也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教协早在2000年就曾与香港政府“对着干”。据网络媒体端传媒梳理,港府当年推出教育改革时,教协批评教师语文基准试为教师制造压力,带头反对,与政府关系一度对立。教协与港府的关系在2012年香港反国教风波、2014年雨伞运动中降至冰点。

冯伟华在2018年回顾教协与历届政府关系时,指前育局局长吴克俭“无能”,而教协“与政府也再无协商的空间”。

2019年反修例运动中,教协多次公开批评港府,包括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同时参与民阵游行、发声明批警方滥权及发起教育界联署等。同年10月,新华社就曾发表评论,点名批评教协对警方提出本末倒置的无端指责,助纣为虐,处事“不见专业,只见偏见”。

去年8月港府公布新通识书修订版本时,教协再度批评政府,形容新通识书为“政治审查”之举。《人民日报》当时发社评指教协是“恶性肿瘤”、打着“反洗脑”的旗号对年轻人进行“洗脑”、政府要警惕教协之流阻碍教材“排毒”等。

2019923人,香港乐福一群中学生放学后参与反修例示威活动。教协被认为在反修例期间与港府抗争。(路透社)

可见教协多年来频频与港府对抗,很早就被北京盯上。与此同时,教协的规模与影响力不断扩大,这种对抗的威胁力也更大。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香港立法会自1985年起设立教育界功能组别,一直都是由教协成员担任,包括创会主席司徒华、监事会副主席张文光和副会长叶建源,直至叶建源去年11月底跟随其他泛民主派议员总辞为止。

从人数上来说,教协在20202021年度有约95000名会员,一直在教育界甚具影响力。相较之下,立场亲北京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员人数仅有约42000人,比教协少一半,影响力也远远不及教协。

北京下决心整顿香港教育界

打击教协是北京和港府整顿香港教育界的最新动作,最直接的导火索还是2019年的反修例运动。

2014年开始,香港经历多场社会运动,学生扮演着重要角色。在2019年的反修例运动中,不少香港青少年,包括一些中小学生纷纷走上街头,或在校园内示威;截至20205月,在香港警方拘捕的约9000名反修例抗争者当中,未满18岁者几乎占五分之一。香港教育界被指有“煽风点火之徒”,“蛊惑心智尚未成熟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走上街头”。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月2日,批评教协将政治立场凌驾教育专业,指其在反修例运动期间将自己的立场变本加厉,把反政府、反中央的情绪带入学校,形容其“骑劫了整个教育界”。

2019912日,一群香港中学生拉人链示威抗议。北京在反修例运动后下决心彻底整顿香港教育界。(路透社)

在北京看来,香港年轻人参与社运的背后,是民主派多年来对教育界权力和话语权的牢牢把控,北京因此下决心彻底整顿香港教育界。除了在教材方面推出国安教育等内容,也要确保教授这些内容的教师及其背后的社团步调一致。而教协以往的立场以及其规模与影响力,使其成为被瞄准的明显对象。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团队负责人罗助华(Joshua Rosenzweig)对BBC说:“香港最大的教师工会在来自香港与中国中央政府的敌对行为不断升级之下急速垮塌,说明在异议人士遭到无情之下,恐惧渗透教育界的程度。”

有分析就认为,在教协之后,香港高等教育界的民主派很快也会被“连根拔起”。

下一个被瞄准的是……?

放大来看,教育界只是《香港国安法》去年落地后,北京整顿的板块之一。公务员方面,港府早前已落实就任公职须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特区的规定。媒体方面,港府今年6月取缔反共的《苹果日报》。

整顿动作席卷政治领域、公务员体系、媒体、教育等行业,至此,外界不禁要问:下一个被瞄准的对象是谁?

《香港国安法》第九条规定,政府要向“社会团体”采取必要措施,就维护国家安全加强宣传、指导、监督和管理。香港特区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今年5月在官方博客发文,指香港的工会也属于这种“社会团体”,不排除取消违反相关法例的工会登记。或许,香港各大工会将相继面临整顿。

香港职工盟于2019826日在香港爱丁堡广场举行示威活动。有分析认为,职工盟将是先一个被整顿的目标。(彭博社)

据港媒消息,教协之后,当局另一目标就是有接近100个属会的职工盟。《星岛日报》今天引述最新一期《东周刊》消息称,警方国安处已紧盯职工盟,其他属会和友好组织,包括社工、医护、航空及运输等工会,若涉违法行为,同样会成为国安处狙击目标。

职工盟据传正被警方国安处调查,包括是否违《香港国安法》及洗黑钱等。消息人士指,职工盟过去屡次疑涉收受资助、勾结外力、操控工会进行反中乱港活动。

《星岛日报》称,近日相继有属会退出职工盟,有工会中人承认在目前气氛下,要寻找新一代“接庄”有一定难度,部分属会或有所担心,但职工盟内部仍会坚守岗位,暂时没有解散计划。

有分析认为,香港大律师公会与香港记者协会也可能是被当局瞄准的目标。香港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昨天就说,大律师公会的执委近年与政府及中央的“关系不太好”。

香港记者协会则在7月发表题为《破碎的自由》的报道,指在国安法之下,媒体环境过去一年来迅速恶化,自由已经“支离破碎”。报告呼吁中国全国人大研究国安法的修订和补充条文,保障新闻自由,这些言论很可能进一步激怒北京。

北京对香港各行各业的持续“清洗”,显示政治力量多年来在香港社会各个领域的深度渗透。下一个整顿的目标仍是未知数,但对于那些北京眼中的“毒瘤”,全方位的“清洗”必将接踵而至,而且北京将会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