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天下聚合 >> 正文

学党史必须厘清的三个“根本不同”

华裔网作者:佘富勤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全国正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教育活动,各种专题学习、宣讲活动有序开展,各方专家、学者也从不同角度和侧面撰写文章。“真理和谬误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我以为,轰轰烈烈的党史学习教育活动最需要厘清的就是三个“根本不同”:即毛主席和蒋介石的“根本不同”,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根本不同”,新中国和旧中国的“根本不同”。只有厘清了这三个“根本不同”,才能真正理解在风云激荡的决定中国国家和人民命运前途的一百多年里决战过程里“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

一、毛主席和蒋介石的“根本不同”

记得西方一位哲人讲过“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何况毛主席和蒋介石这两位决定中国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大人物。从出身来讲,用一个现在比较流行的词那就毛主席和蒋介石都属于草根家庭,毛主席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蒋介石出生在浙江省奉化县溪口镇;从阶级成分讲都属于富农家庭以上,否则贫下中农供不起自己的孩子去大城市去读书;从学历来讲,毛主席毕业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蒋介石据说最自豪的是他高小毕业后以浙江省第九名的成绩考入了保定军官学校,后来又到东洋日本读了陆军士官学校,蒋介石尽管是“洋文凭”,但毛主席与蒋介石的学历应该都属于中等教育。毛主席当然是当之无愧的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伟人,按民间传统的说法,毛主席当然是当之无愧的“真龙天子”,民间最流行的莫过于“8341”部队番号的传说,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人心所向。而关于蒋介石也流传着一个马一浮先生为其相面的一个说法。据说在抗战期间蒋介石为了标榜“礼贤下士”,抽时间在重庆专门接见了一些知名人士,其中有一位叫通晓“相术”马一浮的先生,在接受完蒋介石召见后,对蒋介石的“面相”做出了一个结论,他说蒋先生“此人英武过人,而气宇偏狭,乏博大之象;举止庄重,杂有矫揉;乃偏霸之才,偏安有余,中兴不足。方之古人,属刘裕、陈霸先一流人物。”嗣后马一浮在给友人信中说:“在渝留止浃旬,所见之人不为少,据理观察,终觉前路茫茫,少有希望。一派虚伪苟且之习,毫无忧勤惕励之意,处此偏而不安之局,岂不怠哉岌岌乎!”马一浮先生对蒋介石的这个评价应该说得到了后来历史事实的证明,但蒋介石能从溪口镇走出,在孙中山先生去世后能够在夺取继承人地位中最终胜出,通过黄埔系控制了军队,打败了北洋军阀政府,在1927年在南京建立了国民党政府,形式上完成了中国的统一,也以中国战区统帅的身份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蒋介石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人物。据说周总理在遵义会议前劝博古让位时向博古讲“蒋介石这个人我在黄埔军校期间和他共过事,他文武双全,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有老毛能斗的过他”。蒋介石被毛主席打败,应该是历史的必然,毛主席之所以以能够战胜蒋介石,最根本的原因也就是毛主席和蒋介石的“根本不同”,那就是毛主席和蒋介石政治信仰和阶级立场不同。

毛泽东曾对斯诺说,1920年夏天他自己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后,就从来没有动摇过。毛泽东曾经说自己看《共产党宣言》不下一百遍。毛主席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毕生在追求共产主义理想。毛主席始终坚持无产阶级立场,始终与工人农民劳动站在一起,毛主席一生都在在倡导“革命文化”,而革命的本质就是消灭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最终建立一个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消灭压迫的真正平等的社会。有人在总结“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胜利的根本原因除了粟裕将军出色的军事才能外,当地老百姓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原因,甚至有人说淮海战役是“老百姓用小车推出来的”,“得民心者得天下”,毛主席被中国的劳苦大众称为“大救星”,藏族百姓依照传统观念将毛主席视为弥勒佛,毛主席的心和劳苦大众的心始终是连在一起的,这也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怀念毛主席的原因。”

反观蒋介石的一生,他虽然在形式上标榜自己为“三民主义”信徒,但他放弃了孙中山先生所确立的“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并背叛了革命。蒋介石一生所坚持的始终是资产阶级立场,始终依靠的是江浙财阀大地主大资本家,蒋介石主要的权力基础是垄断资本集团及其背后的国际资本。

二、共产党与国民党的“根本不同”

共产党之说以名之曰“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叫共产党,就是因为从成立之日起就把共产主义确立为远大理想。根本特征就是“共产”,“共产”就是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消灭压迫,共产党应该是和必须是无产阶级政党,实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说:“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根本问题,原则问题。这是检验任何个人、任何集团、任何政党和任何国家先进与落后、进步与反动的根本分水岭与试金石。共产党人把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作为自己的唯一宗旨,以此作为自己最高和最为光荣的历史使命,并与其他任何剥削阶级及其政党根本区别开来。衡量一个党的性质是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政党,衡量一个政权的性质是不是一个真正为着绝大多数人服务的人民政权,最终落足点就是看能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阶级或有阶级的社会里,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始终占社会

发布日期:2021-6-30 14: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