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天下排行 >> 头条关注 >> 正文

陈俊杰对“笨蛋社会”的重新解构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徐贲发明的“笨蛋社会”这一概念有八大标志:第一,甘于自虐,即多数身处社会底层的失意者的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有统治阶级的“维稳”意识;第二,无脑娱乐,即文字阅读比重较低的图像消费泛滥成灾;第三,词汇单一化,即识字而不识理的个别口头禅无限循环于街谈巷议;第四,盲从“专家”,即舆论无条件地跟风于沽名钓誉的走穴文痞;第五,文官弱智,即名不副实的高学位学历官僚附庸风雅常态化;第六,措辞恶俗,脏话横行而儒雅遭贬;第七,恶搞成风,即无厘头文化无孔不入于各阶层;第七,以无知为个性,即哗众取宠者耍小聪明而不自知。对照以上八大标志,当今中国会有几处中招?其中又有多大比重的例外者?如果就事论事,徐贲式“笨蛋社会”最适合对谁贴标签?

“天演论”创始人赫胥黎曾提出一个他认为非常紧迫的问题:“在这个人口过剩不断加速,过度组织不断加强,大众传媒手段越来越高效的时代,我们该怎样保持个体的健全,提高个体的价值呢?这个问题现在还可能被认真地提出并给出有效的回答。再过一代人,在未来令人窒息的丧失个性的氛围中,要想找出答案就太晚了,或连提出这个问题都不可能了。”怎样才能保持个体的健全甚至提高个体的价值?如何珍视作为人的自己?如何反抗暴政的奴役抑或天鹅绒监狱的奴役?虽然当今中国还没有变成《美丽新世界》里那样的僵尸社会,但已变成了一个可通往僵尸社会的“笨蛋社会”为期不远了。这样的社会忌惮思考、说理、信仰而耻于谈理想,抑或不知道怎么思考、说理与展望未来,其公共生活可看上去色彩缤纷、幸福快乐、享受丰富而热闹非凡,实际上却无聊繁琐、浮躁浅薄、虚伪、犬儒而过一天算一天。“笨蛋社会”缺乏与好社会相一致的公共生活,没有人会真的喜欢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但即使是沦陷于“笨蛋社会”里,你终究会发现真正的笨蛋也只是极少数,即使笨蛋自己也盼望聪明起来而不喜欢被人叫笨蛋。“笨蛋社会”里到底是先有“笨蛋”还是先有“笨蛋社会”?在赫胥黎看来,“笨蛋社会”与对“笨蛋社会”的中央集权都是在“非人控力量”(人口过剩与过度组织—)的驱动下自动完成的,这是一种命定论的社会发展观,很难被有识之士认同,因为今天现实中存在的专制(开明专制抑或亚洲模式的强人政治)都不是现代政治与社会组织化的唯一出路。政治与社会制度都是人自己选择的结果,如果我们认同赫胥黎对人的自由的见解,即人天生是自由的动物,任何形式的奴役不仅会将人变成奴隶,而且会把人变成僵尸—那么,那么我们就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命定论而必须强调人的民主化集体自由选择的正当合理性。

中央集权下的笨蛋是笨蛋社会弄笨的,先是不得不假装,后来便弄假成真,以致越来越多的人真的成了笨蛋,而理性、思考、判断、与他人交流与说理是帮助笨蛋变得聪明起来并珍惜自由与痛恨奴役的教育与自我教育手段。赫胥黎认为知识分子有必要且有可能担当启蒙与教育普通群众的重责大任:“与群众不同的是,知识分子爱好理性,对事实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们的批判思想让他们排斥那种大多数人接受的宣传。对于群众来说,‘本能是最重要的,信仰来自于本能……健康的普通民众本能地凝聚在一起成为一个团体’……‘而知识分子则像一群养鸡场里的鸡,东跑跑西跑跑。他们无法被用来创造历史,无法成为组成某个团体的一份子。’知识分子需要证据,不能接受逻辑混乱与谬论。他们认为简单化是错误思维的根源,他们也不喜欢使用宣传者们惯用的那些伎俩,比如口号、未经证实的主张以及笼统的归纳。”赫胥黎显然低估了美丽新世界能成功笼络、雇佣、收买、利用知识分子的手段与能力,也低估了知识分子为一己私利随时准备顺从、谄媚、投靠权力的机会主义与犬儒主义选择,何况知识分子对宣传洗脑并不一定具备比群众更强的识辨与抵御能力?一般大众的知识程度不如知识分子,所以比较容易受宣传影响?现代社会中最容易接受宣传的其实是知识分子,吸收二手的、无法证实的信息神话比一般人来得多,总觉得需要对重要的事或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所以格外需要借助宣传提供的现成看法,容易把不知不觉中接受的宣传误以为是自己的“独立判断”,自以为是而生吞活剥食而不化,对宣传的说法添油加醋而标新立异。比起社会中许多别种阶层或行业的精英,知识分子更需要与信息打交道而比一般人更积极地阅读报刊书籍、关注时事报道,所以更有机会受到宣传的影响。知识分子与意识形态语言接触最多,他们自己的语言就往往不知不觉地成为统治意识形态语言的一部分。这些知识分子有机会分享体制内的利益与特权时接受宣传就更不是因为上当受骗,而是因为先已有了寻找合理性的心理与利益需求,他们呼吸肮脏空气而又不在乎空气多么肮脏。

赫胥黎认为科学家(他们也是知识分子)可在新世界的奴役工程中成为统治权力的共谋与共犯:“自由是美好的状态,宽容是至上的美德,组织化是天大的灾祸。出于实际或理论方面的原因,独裁者、组织人与某些科学家非常热切地想改变人们多样化的天性,使大家都归于某种便于管理的同一状态”。赫胥黎是个精英主义者,把改变不自由、不宽容现实的希望寄托于社会出现特别懂得自由价值并积极诉诸行动的“伟人”,这在没有这样的伟人可期待的今天还能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有用的建议。其中最重要的是为了警惕与抵御宣传的洗脑与欺骗而增加对它的识别能力:“自由之敌用他们反理性的宣传系统化地滥用语言诱惑或威逼他们的受害者按他们这些头脑操纵者的意愿来思考、感受与行动。以自由为目的的教育(也包括为了以获得爱与智慧为目的的教育,这些既

发布日期:2021-6-3 10: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