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新闻图集 >> 正文

实名举报学术不端刚正不阿的饶毅

华裔网作者:游梁莉

\

 饶毅介绍:饶毅,男,1962年出生于江西省南城县,著名生物学家 ,教授、博士生导师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 ,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理学部主任、生物学讲席教授,北大麦戈文研究所创始所长,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创始主任,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创始主任 。

1978-1983年,在江西医学院学习并获学士学位;1983-1985年,在上海第一医学院学习并获硕士学位;1985-1991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神经科学专业学习并获博士学位;2007-20139月,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20164月,任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20184月,任西湖大学创校校董会成员。20196月,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 。

饶毅长期从事神经生物学研究 。

我们是否还记得去年年底,一封学术界举报信在网上流出,三位宗师级大牛被举报论文造假,引发了的那场舆论大地震?当时最让人惊呆的是,这名举报人不按常理出牌,一般这种涉及学术举报,举报人通常都是会匿名的,可他竟然在信上留了实名。这就是他,饶毅!

2020916日,有消息传来:李红良被武汉大学免去两大重要职务,并辞任基础医学院院长。

说到李红良,绝对是个学术大神,随便网上一搜就能看到头衔一大堆。而饶毅射出的三只响箭,飞了9个多月后,终于让人看到了实情。在此,不得不佩服饶毅这位真正的学术界大咖,如此大胆的做法。他真不怕被树立为“公敌”吗?

1962年出生的他,家教很不一般。父亲是上海第一医学院研究生,在他印象里,父亲几乎永远在看书,父亲没有手把手教他怎样学习,可那个书桌前坚毅的背影,以言传身教影响他,让他也成长为了很不一般的人。

他和父亲一样,手不离书孜孜不倦。他痴迷于中外科刊,而这样的博学,给他带来一个超级厉害的未来。高考恢复第二年,16岁的他就考进了江西医学院。在学校他以另类、叛逆而出名。室友樊华轩说:“那时同学们在寝室里背大部头医书,饶毅最讨厌死记硬背的东西,总是一个人去图书馆看外文期刊,大家都觉得这个人太另类了。而且他的为人处世也特别直接,他认为对的观点,会十分坚持,不会因为要照顾面子,而去改变想法。”同学眼里他是个耿直男孩,也是个厉害的牛人。

从江西医学院毕业后,他考入上海第一医学院读研,接着美国四所世界顶尖学府,哈佛大学、旧金山加州大学,圣迭哥加州大学、爱因斯坦医学院,都同时录取了他。四所世界名校抢一个中国人,放到今天也是极为罕见。后来,他先后获得加州大学和哈佛大学两个“博士后”,因在生物领域的卓越表现,他被美国西北大学聘为终身讲席教授。

也从这时,他和同在美国执教的施一公,开始了一段“相爱相杀”。施一公大家想必都知道,超级大牛,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后来还成了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最开始他俩就“不对付”:因为两人当时都在美国大学执教,施一公在实验室忙得焦头烂额,他却经常写一些与实验室研究课题无关的杂文,评论科学史上人物和事件,还发邮件给施一公。施一公一般都不看就删掉,因为太浪费研究时间了。在施一公眼里,他就是不务正业的“闲人”,总爱做一些无关痛痒的闲事。

可哪知正是因为他的三次“多管闲事”,让施一公对他从“恨”到“爱”。第一次是在2001年。有一天他发来email,希望施一公签名,支持一项中国的科学研究计划,核心是通过引进海外人才,创建十个针对生命科学不同领域的国家级研究所,同时通过政府财政支持建立基金维持这些研究所的运作。

施一公一看就很火大,因为所需费用实在是令人咋舌。130亿人民币,这么一大笔巨资,在当时国内经费紧张的情况下,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负责任。施一公对他十分不满,劈头盖脸说了他一通还不解气,又专门打电话给其他朋友,一起抵制这个计划。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直努力,最终这个计划在2004年起航,孕育出了如今欣欣向荣、效果显著的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施一公叹道:“我佩服他。”

第二次是2002年。为了改变中国生命科学研究生教学落后的状况,他联合一些科学家在国内提议创办了一门生命科学综合性研究生课程,取名BIO2000。他花了很大的功夫,邀请了20多位海外优秀华人生物学家担任北大、清华该课程的主讲教师。后来十年,这门课成为中国生命科学领域最知名的研究生专业课程。他为中国学子们打开了一扇面向全世界的窗。施一公感慨:“我佩服他。”

第三件事发生在2005年。当时的华人科学家在美国学术界很难获得领导地位,也很难得到更高层面的荣誉。几十年来,这一不公平的现象司空见惯,却没有人有勇气去打破。直到他的出现。他多次写信给美国生物化学学会:在生物化学学会长达100多年的历史上,很少有亚裔的领导......写信给美国神经科学会:上百个各种各样的委员会位置,没有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教授......写信给《生物化学杂志》(JBC):学术刊物的编委缺乏亚裔......

他如此直言不讳,敢讲敢言,让不少华人教授感到害怕,纷纷给他打电话:“饶毅啊,你不要反映问题了,人家给我们这么好的科研条件,给我们不错待遇,你还闹什么啊?”可他却一点都不怕得罪人,不“闹”出个结果他决不罢休。

最终美国人“服软了”,王小凡教授受聘JBC副主编,也成为JBC史上第一位华人副主编;美国神经科学会,增补中国专家鲁白教授进入委员会。是他的一次次呼吁,扭转了中国人在美国学术界的地位。施一公由衷说道:“我佩服他。”

不管是筹备开设研究所,还是让华人获得美国学术界的领导地位,这些事一件比一件难,可他硬是做成了。他全部的努力,其实都是想推着中国人再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因为他的勇气坚持,因为他的刚直不阿和锋芒犀利,施一公称他是“科学界的鲁迅”。但也因这样的硬脾气,他遭到了美国的封杀。

他在美国做研究时,就已经拿到了美国国籍。但是2007年,他干了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美国国籍不要了,西北大学终身讲席教授职位也不要了,好不容易筹备完成的实验室也不要了。他说:“我要回中国。”

当时美国官员问他:“你为什么要放弃美国国籍?”他毫不顾忌就说:“从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开始,美国已丧失道德领导地位,这让我为自己成为美国公民而感到羞愧。”美国官员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是第一个,在美国取得终身讲席教授职位后,抛弃一切回国的生命科学领域科学家。

而他不光自己回国,还力劝其他华人科学家也回国,随后几年,施一公等人也回到了中国。之后到了2015年,特朗普以共和党竞选者身份,正式参加美国总统选举,而他觉得特朗普就是个大流氓,自己不喜欢就算了,他竟还在朋友圈里怒斥:“谁投特朗普,我就删谁!”这刚直脾气也是没谁了!2017120日,特朗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之后只知道,他赴美的学术交流,频遭拒签。而他回国后,他的刚直脾气,他嫉恶如仇的性格,也注定了他的科研之路,走得艰难而孤独......

早在2004年,他就针对中国学界的一些现象,做出猛烈抨击,他发文直言:不走后门正常申请经费,会屡遭闷棍。而搞拉帮结派得到后台支持的、科学记录并不很好的人,却不难得到支持。这种潜规则文化,是不健康的文化。

2008年,他再次表达,对中国科经费管理问题的不满,他失望地表示:“经费分配这个问题,可以说近年丝毫没有解决。”他之后甚至在著名杂志《科学》上,发表批评文章:“在中国,为了获得重大项目,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做好的研究不如与某些人拉关系重要。”“我亲眼目睹几个老院士,围着一个处长赔笑脸。”

他非常看不惯这种科研基金分配,靠关系而非学术水平高低,所以他站出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浪费资源、腐蚀精神、阻碍创新”。他说的话如此不合时宜,自然得罪了不少人。

2011年初,他与施一公被推荐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在第一轮就落选,很多人都觉得太不可思议,生物界顶级大牛王晓东说:“无论是从学术水平、学术道德,还是对国家的科学贡献来讲,饶毅都远远超出此次进入第二轮的同学科候选人。”施一公也说:不理解饶毅为什么会落选。落选原因引来众说纷纭,绝大多数人认为他平素特立独行,敢于质疑,太敢说,而得罪了不少人,导致反对票太多。

刚直的他落选后立即发声明:“从今以后不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他说:我不做院士而继续科研,可以激励青年专心学术,不要过多看院士脸色。我在院外也可以激励院士中,年纪不大就躺倒不干科研,热衷关系的人他们可能有点压力,还得做些科研不能太落后。2014年饶毅骑着自行车,怀抱一摞科学杂志,在北大让记者给他拍了一张照片。他说,作为一名北大教师,他的部分职责就是当“知识的搬运工”。他希望借用新媒体来搬运科学知识,以期改善中国科学文化环境。

从那之后,他一面教书育人,一面继续在论坛和博客,对所有他看不惯的风气予以强烈抨击。

2015年,有一批中药厂,要大量向全国推销中医注射剂。他知道后在论坛上强烈呼吁阻止,他说:“不管是什么样的医学方法,叫中医也好,叫西医也好,两点核心是没有变的,一是治疗效果,二是副作用不能太大。如果任何医疗方法,希望避免经过这两点的检验,那不仅是伪科学,那也是谋财害命。”

“今天,一些号称是以中药作为成份,做成注射剂,又不经过科学检验。但是要求大规模推广,因为是钻了两边的空子,把西医要求的严格绕过去了,把中医要求的不能大量推广也绕过去了。这种做法是一个商人做法,这种事例在所谓的推中医中药,不是为了我们中国人民的福祉,是为了谋财害命!”同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共收到中药注射剂报告12.7万例次,其中严重报告9798例次,不良反应已经是高达7.7%。这从侧面证明了,他的呼吁是对的。公众看到他喜欢批评社会问题,不少人质疑这位科学家太爱说话。不知道到底做了哪些实际工作,而院士韩启德直接给出评价:饶毅的‘说’就是‘做’。

出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是他参与了中国科学教育机构的改革和新建:当时他推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招聘职称改革。针对的就是我们国家在很多学科上贱卖职称的现象。他推行的这项改革免不了要得罪人,而他毫无惧色的说:“要改革,就不能怕得罪人。”2013年,官方评价他:“带来了中国空前的学科发展资源。”是他协助上海成立神经科学研究所;是他参与建立了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北京脑科学中心;他还是西湖大学的发起者,中国“未来科学大奖”发起者......他的实验室,还产出了多项重磅成果:CCT中基因和细胞、操纵化学传递、揭示神经环路;研究认知人类重要的基因和脑区......

他还“发现”了中国的诺尔贝获得者。2011年在屠呦呦还默默无名时,他就已经注意到她了。在自己的博客,首先刊登对屠呦呦从中药中发现化学分子的成就,其后他在《中国科学》发表文章,称屠呦呦的工作为中药的科学研究丰碑。他还明确告诉媒体,希望把更多人的目光聚焦到屠呦呦的身上,并多次力荐屠呦呦获诺贝尔医学奖。2015年屠呦呦获诺贝尔奖后,许多网友纷纷表示,屠呦呦的获奖,离不开他的鼎力推荐。

因太过刚直,在所有人眼里,他还是一个敢说敢做的“狠人”。去年举报学术界三名学术大牛,论文造假的新闻,又让他再一次站到了风口浪尖。他一口气举报李红良、裴钢、耿美玉三个重量级专家:裴钢: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化细胞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经还是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同济大学校长。李红良: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院长,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耿美玉: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学术所长、研究员,还任药物研究所第十四届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其实,在2018年,他作为主编的《知识分子》,就先后发布近十篇文章,质疑李红良多篇研究论文造假,此次已经是他对李红良的第二次举报了。

敢实名公开举报,有人赞他勇气可嘉,有人说他信口雌黄。而施一公曾说:“饶毅说话或做事,从来不会故意讨人喜欢,但他有自己信奉的原则,并严格按照这些原则来做事,即使这意味着他的所作所为,会引起别人的误解。

回国六年来,我对逢场作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早已见多不怪了,但饶毅似乎不会改变语气和讲话方式,对所有人的态度总是不卑不亢。

这么多年来,我从未见过饶毅在领导面前奉承拍马、也从未见过他对学生声色俱厉。”从以前的炮轰体制,到现在的实名举报,他为什么总是这样直言,为什么总要这般得罪人?从他说过的一番话里,其实已经可以找到答案。他曾说:“我希望,本世纪的华人,能创造一个中国梦:全体华人,不分地域、国籍,集体努力建设一个群体幸福的中国,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回国。

失去的是以个人成功为标准的“美国梦”,获得的是以个人、与群体共同幸福为自豪的“中国梦”。如果大家携手并肩,有可能以中国为基点推动人类进步。”

所谓君子谋道,他所有的批评,所有的刚烈,只为一个理想:中国科学要走向世界,中国科学精神也要走向世界,中国要更好。

施一公这样评价他:饶毅是忧国忧民的科学大家,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犀利耿直的现代鲁迅,我行我素的半老顽童。无论你是否喜欢他,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启蒙着中国社会,也注定留下重要影响。

学者饶毅,一路走来,一身铁骨,仗义执言,不曾卑躬屈膝,不曾曲意逢迎。他刚烈而硬挣,其所作所为,无愧于一个知识分子的风骨!

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辟道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饶毅,以一己之力振臂高呼,并身体力行去推动教育改革。这样敢说真话与实话的时代勇士,是真正值得我们尊敬的中国脊梁!中国华裔、中华民族的真正振兴,靠的是饶毅这样一批人、一群人,唯有他们才能挺起这座千年大厦,让她更加富丽堂皇地屹立在东方这片沃土!

(在此感谢,我借用好多文章的素材、资料的原作者,说明并特别感谢,本作者不持版权,为饶毅而感动,想让更多的他国华裔、中国华裔——全体华裔清楚的知道饶毅,并能从中得到一点什么,而作为作者再无它求……如有不认同的联系编辑协商,我也可以删除此文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