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村落频道 >> 村落风貌 >> 最美古村落 >> 正文

芙蓉镇——心灵的驿站

华裔网作者:向 军

值老司城遗址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之时,矗立于芙蓉镇的溪州铜柱作为土司文化的灵魂之柱,芙蓉镇作为继老司城之前,土司王朝的旧都,早就为世人熟知。老司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芙蓉镇这个王都之都再一次震憾了世界,给芙蓉镇重次蒙上了一层新的神秘面纱。

芙蓉镇原名王村,因电影《芙蓉镇》在此拍摄而更名。

初识王村是少年时在沈从文的散文《白河流域几个码头》里读到的:“白河中山水木石最美丽漂亮的,应数王村”。方知白河(酉水)之畔还有这么个美丽动人的地方,一直以来,这个沈先生笔下美丽的象幅山水画一样的地方,便如一个情窦初开的多情少女烙印在万千寻梦人的心灵里。

印象中的王村,便是“夹河高山,壁立拔峰,竹木青翠,岩石黛黑”的奇特景观,这些看似粗犷的线条却尽数王村的外貌轮廊,细腻而清晰。

加之“水深而清,鱼大如人”可见王村不仅是一个天然良港,而且物产丰美,障显出她在周边地区的独特地位。两岸懒洋洋晒太阳的野莺和画眉,那“悠然自得啭唱悦耳的曲子,只到船近身时,方从从容容一齐向林中飞去。”的闲适和谐景象于是跃然心中的画卷。

再有水面点缀上许多不知名的水鸟“那身小轻捷活泼快乐……花纹奇丽,鸣声异常清脆”,或翻飞于蓝天云端,或点击于薄雾水面的优雅姿态。白日无事,平潭静寂之时,那“缓缓向上游划去的渔舟,船舷船顶站满了的沉默的鱼鹰”。王村的水面于是越加丰满起来,那种宁静中只能用灵魂才能感悟到的喧哗噪动。

河岸之上那些“重重叠叠,如堆蒸糕”,傍山而建,依水而立的吊脚楼,与水为伴,与飞鸟和河面的野风为邻。不由得不让人想到王村的清丽宜人。

夹河的悬崖、活泼的飞鸟、平静的深潭、缓缓的渔舟、沉默的鱼鹰以及别致俊美的吊脚楼。这些王村的符号,是立于船头过客的沈从文给世人展示的王村颜色,一个充满了诗情画意,极富浪漫主义情调的王村。

诚然这是诗人的情怀,可是王村之美,王村之丽,王村之逸然自得,此时此刻,应该是深深地感动了沈从文,同样作为读者,可以透过他勾勒出的王村的图画,感受到王村的迷人。于心于情融入到王村那壮美、清明的气象里,享受着王村的清芬和谐。

王村是幸运的,她得到了大自然造物之神的亲睐和宠爱,把她打扮和滋养的如此动人,但她仅仅还只是一个待嫁闺中的少女,等待着有朝一日的风光出阁。

王村这已出落的如花似玉楚楚动人的多情少女,在此后半个世纪的漫长等待中,终于等来了那个上门提亲的媒人——谢晋,给少女王村带来了入赘的新郎——《芙蓉镇》。王村的命运改变了,不再是那个含情脉脉的少女王村,成了世人眼中,既纯洁清丽又典雅高贵风姿绰约的芙蓉镇。

湘西美丽动人的山水之于沈从文,芙蓉镇婉约俏丽的风姿之于谢晋,这当数自然之法与人文之德,在芙蓉镇里演绎的一个人与自然的传奇,一段珠联璧合的佳话。经千年梳妆的王村不再是那个羞涩的少女,经岁月磨砺的芙蓉镇不再是那付布满苍桑背负沉重使命的面孔。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纷至沓来,只为在这个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里,寻找到那种只留在记忆里的纯朴和安详。

古老的已被岁月磨得豁亮的青石板街,那一个个让流年踩凹下去的脚窝,好象在向人们诉说着芙蓉镇的前世今生。有暮归牧牛悠闲的长嘶,有商队叮铛急促的马铃,有挑夫吆喝的号子,还有村妇呼唤孩子的呵斥,这些已远去现实的生活,都刻录在这青石板深深的脚窝里。这石板街宛如就是一部厚重已浮上尘土的线装史书,记载着那些关于芙蓉镇的往事。

古色古香飞檐翘角的土家吊脚楼分布在石板街的两侧,依山势高低错落而建,耸立在这一件件体现着土家人智慧和思想理念的艺术品前,遥想吊脚楼里曾经发生过的土家姑娘那幽怨感人的哭嫁,土家先民那悲壮豪气的赶年故事。如果你紧依吊脚楼上那曾经的闺房窗棂,近观吊脚楼下石板街上那些背着背笼匆匆走过背影,远眺土王广场上那燃起的篝火,静听那一声声如嘶如泣的号角。或许你能读懂土家人那种故土难离亲情难舍的情结,或许你能诠释土家人那种无畏的忠诚和坚定的信念,因此才能明白吊脚楼里发生的那些故事为什么如此动情。

稀疏的阳光从角落里洒进来,落在高高的青石牌坊上,一对新人正在甜蜜地拍着婚纱,闪光灯耀眼的光炽照的牌坊周身弦色。让牌坊上那两个烁大的“贞节”和“圣旨”字样印在新人的相册里。还有那些从牌坊下走过的红男绿女们,或驻足抬头凝视,或轻轻用手抚摸牌坊石柱上的雕刻。也许没有人愿意追问牌坊身后的故事,但他们一定在心里乞想着属于自己的美好爱情。

顺着石板街,穿行在弥漫着米豆腐的清香、糯米甜酒的甘醇和小干鱼浓郁味道的空气里,吊脚楼的店铺依稀可见关于湘西,关于土家人的往事。米豆腐还是那样的晶莹剔透,糯米甜酒仍然是如此的醇香醉人,小干鱼还是那般的周身金黄。只是他们不再是挑在担子里的吆喝,不再是摆在屋檐下街角旁静等的小零食,只要你看看那些争相品尝的食客那陶醉模样,就能明白他们也象王村变成芙蓉镇一样被世人倾慕,一样的回味悠长……

舔着尚存于嘴唇间的米豆腐和甜酒的清香,拾级而下,来到曾经停泊过沈从文客船的村口码头。极目望去一抹平静慰蓝的水面,水鸭在清晨薄雾的河面上嬉戏翻天。偶尔划过的渔舟将水面泛起淡淡的涟漪,轻轻地拍在岸边的岩石上。岸边停泊的渔舟和客船,静静地守候着村口码头上那高大的象雄关一样的芙蓉镇门楼。傍晚从河对面山坳间倾斜而下的夕阳,照的平静的碧水,悠闲的小船和威武的城楼栩栩生辉。

站在村口,还没来的及细看眼前的平湖神韵,耳朵便让一种如宏钟般的轰鸣声所笼罩。寻声而去,在村口左后侧百米之遥,一道水幕分两级挂在悬崖之上,宽二十丈余,高百尺又五,山涧的水流浩浩荡荡地从崖顶倾泻而下,与瀑布两侧悬崖上的吊脚楼相映成趣。钻进瀑布后的溶洞里,望着瀑水从头顶飞流而下,雨后天晴的日子,还能一睹潭中升起的彩虹与酉水河上的芙蓉镇大桥比翼齐飞,仿佛置身于孙大圣的水帘洞内一般,充满了浪漫的神话色彩。也许芙蓉镇的瀑布不是最壮观的,可是她的安详、友好、不离不弃,能够与人类相处的如此融洽,全世界恐怕也难觅几处了……

芙蓉镇是一幅画,她将油彩描在了大地上。

芙蓉镇是一首诗,她将诗行写进了街巷中。

芙蓉镇是一部史,她将故事记在了土家人的灵魂里。

芙蓉镇是一个心灵的驿站,她将人类皈依自然皈依纯真的梦想揉进了宁静的生活及秀美的山水间。

发布日期:2015-8-18 11: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