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风俗频道 >> 民族风俗 >> 宗教习俗 >> 正文

“五七”的思念

华裔网作者:茅塘主

按传统习惯,人死了的记念仪式是很讲究的。从刚死的那天算起,每隔七天,做一次祭奠,便有了头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断七、之后是百曰、周年、二年、十年……渐渐地拉长距离,最多的思念和哀悼在时光里也会慢慢地淡了。在这些奠日中,五七最为重要。说是死了的人在这一天回家,最后看看家里人,就去投胎,或去阴司居住。为什么会选择五七这天投胎呢?我们乡下就有这么一个说法:人死后,一开始魂灵有点浑浑噩噩,并没有离开身体,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已经死了,等过了五七三十五天,才发觉自己骨头都散了,再也起不来了,真正地死了,亡灵才无奈地长叹一声,从坟墓里爬了出来,在夜里和亲人们作最后的告别……

母亲,你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十五天了,今天就是五七,今夜你的亲人、子孙在祖屋里给你守灵,期待着你最后一次慈爱的目光。

有人说这是迷信,但千年的传统肯定有其不灭的道理,我们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母亲,你的亲人在祖屋静静地守候。

整整三十五天呀,母亲,儿子每一天都在思念,都在悲伤、都在流泪。

儿子的思念就像祖屋门前的那口老井,那口比爷爷的爷爷还要年长的老井,那汩汩不绝的井喷,就是儿子对你的依恋和深情。

我又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故事:一个年轻人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妩媚动人的女子,但他不知道这女子是魔鬼所变,为了讨她的欢心,年轻人总.是倾其所有、倾其所能去满足她所有的要求,一天,魔鬼要年轻人去挖他母亲的心来给她吃,年轻人竟然毫不犹豫地照办了。黑夜里,他挖出并用双手捧着母亲的心,匆匆赶回魔鬼身边,经过一片树林时,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心被扔出去很远。年轻人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时,只听见那颗心在问:“摔疼了吗?我的儿子。”

我呆呆地伫立在空旷的井台上,仿佛看见了母亲那颗血红的心,仿佛听见了她那担忧的声音:摔疼了吗?我的儿子!”一种巨大的愧疚感压得我几乎窒息。这就是母亲崇高伟大无私的爱呀!不管儿女做错了什么,母亲都会无条件地原谅他们,一旦儿女发生任何意外、危险,母亲宁愿自己吃苦,也要保护儿女周全,那怕是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母亲对子女的付出,对子女的爱就像这口千年的老井,不管地有多旱,它永不枯竭。它是多么的清澈,又是多么的甘甜,它是多么的无私,又是多么的伟大,它只有付出,不需要回报!但吸取她的人儿,都不知道珍惜,都在挥霍它、浪费它……往往只有失去之后,才倍感痛惜,但覆水难收,你再也没有回报的机会,只能无助地抑望星空,一任悔疚的泪水在月光下奔流,也许母亲能看得见。

泪眼朦胧中,我看到那颗最亮的星星瞬间幻化成了母亲,她仙女般下凡飞到了我的身旁,用她纤巧的玉手温柔地擦拭我脸颊上的泪珠,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动母亲就不见了。我知道这是幻觉,但仍然十分享受着幻觉带给我的温馨和欢喜。

于是我想起了母亲活着的时候,其实母与子是经常可以一起相聚的呀,但为什么每次见面总是匆匆的呢?难道自己真的有那么忙吗?记得我多次带着父母喜欢吃的东西找父母,父母不在就把东西往窗台上一放就走了,脑子里除了工作,就是自己的爱好,很少陪母亲坐坐,谈谈,以为只要让父母吃好穿好就算孝顺了,以为父母会长命百岁,以后会有大量的时间陪伴他们。我已经习惯以事业忙碌为借口疏忽对父母的关心,但父母却一直牵挂着儿女,想不到母亲说走就走了,你这么拦也拦不住,徒留下永远的追悔和疚恨。不是吗?儿女的心总在吃后悔药!一万个儿女的心都抵不上一位母亲的心!

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我在祖屋门口的井台上抑望星空,期盼着找到属于母亲的那颗星。但浩瀚的天空,星罗棋布,每一颗星星都是一样地灿烂,晶莹,明亮,亲爱的母亲,儿子又怎么能在如此浩瀚的天空中找得到属于你的那颗星呢?

记得小学五年级时,我加入了学校篮球队,那时,训练时间长,体力消耗大,加上肚子里又没有多少油水,经常觉得饥饿。有一天训练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偶然遇到了挑着担子的母亲,我对母亲说:“妈,我肚子饿死了。”她就带我去了一家小饭馆,问我想吃什么。我指着难得吃到的小笼包子说:“妈,我想吃小笼包子。”“那好,我们就吃小垄包子”母亲依我点了二蒸小笼包子。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二蒸小笼,我立马“抢“过一蒸,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一忽儿功夫,就把一蒸小笼包子消灭得干干净净了,我意犹未尽地抬头看母亲,见母亲还沒有动筷子,只是慈祥地注视着我,母亲把她面前的小笼移到我的面前说:“孩子,妈不饿,你吃。”我兴奋地重新拿起筷子,津津有味地吞噬起来……

惭愧呀,母亲,我对不起你,我居然可以完全不顾及你的感受,独自一个人吃下那二蒸小笼包子。我当时怎么会没有想到你挑着重担,比我更辛苦、更饥饿呢?我当时怎么会这样不懂事、这样贪吃、这样无知、这样贪婪呢?

在茅塘山庄陪母亲爬山时,曾向母亲问起过二蒸小笼包子的事,但母亲说不记得了,已经没影响了。是呀,做母亲的那会记得这等芝麻酱油的小事儿呢?俗话说:养儿没算米饭钱。在所有母亲的心里,觉得给儿子吃饱,穿暖,读书,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但二蒸小笼的事并沒有因为母亲的不记得而减轻我内心的愧疚,反而由愧疚转为一种深深的自责,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是啊,每个做儿女的,面对母亲,总会有一种愧疚、一种自责,总会有一些难忘的记忆,而这些记忆将温暖儿女的一生,并温暖整个的世界。

我有个同学,他含泪给我讲过他和母亲的故事。

八十年代初,他考上了西安交大,母亲送儿子去车站。快上车时,同学旅行包的拎带突然被挤断,同学的母亲急忙把裤腰带解下来,把儿子的旅行包重新扎牢。儿子问母亲:“没有裤腰带,你怎么走回家呢?”母亲说:“不要紧,我慢慢走。”

多少年了,同学一直把母亲这根裤腰带珍藏在身边,多少年了,同学一直在想,他母亲没有裤腰带,是怎样走回十几公里外的家的?

发生在母亲身上的每一件小事,无不折射着母爱的光辉,而我亲爱的母亲,也和其它普天下千万个母亲一样,在平凡的生活中,用母爱之光,照亮并温暖儿女们渴求的心灵。

可以这么说,我们四兄妹是穿着母亲的布鞋长大的,那个时候农村实在贫穷,买不起鞋子,但我们四兄妹从来没有光脚走过远路,一年四季,母亲就早早备好了我们穿的鞋子,冬天有棉鞋,夏天是单鞋……记得影像最深刻的是母亲在昏暗的灯下纳鞋底,那密密麻麻的一针一线,每一针都要用顶针顶一下,这样纳出来的鞋底结实耐用。多少个夜晚我从梦中醒来,看见母亲低着头,用力往鞋底穿针引线。母亲,“烛光里的妈妈”这首歌唱的就是你呀!你做的布鞋,不仅仅暖和了我们的双脚,更暖和了我们的心呀。

已经是半夜了,初冬的风吹来,已有了丝丝的凉意。母亲,你踏着荒野的朝露来了吗?你感觉到初冬的寒意了吗?你看见井台上翘首以待的儿子了吗?你听见儿子心中千万遍的呼唤了吗?多么希望在五七这个还魂夜里,我们母子能够最后一次心灵相通,让母亲在旷野里游荡的灵魂能够感受到儿子的思念和悲伤,母亲,你离开我们虽然只有短短三十五天,但我觉得我们好像分别了很久很久,多么希望在这个初冬的寒夜,我依然能偎依在母亲你温暖的怀里,体味母亲你身上熟悉的气息,倾听母亲你的细语和唠叨……

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她没有感天地泣鬼神的动人事迹,也没有作出过轰轰烈烈的巨大贡献,可是,在我的心里,母亲是那么的伟大、高尚,是我一生中最重的寄托最深的牵挂,母亲有着和善的外表,温顺的性格,对待邻里热情礼貌,对待子女宽容慈爱,她总是用一颗火热的心去温暖呵护我们。今后,我们无论相距多么遥远,无论阴阳如何相隔,她的那份母爱一定能越过千山万水,抵达我们的身边,抵达我们的心里。

记得有位哲人说过:死者不是死者的痛苦,而是活着的人们的痛苦。在你离开我们的这段日子里,我一直在痛苦、悲伤、思念、流泪……母亲,祝你在天堂一切安好!同时,请记住儿女们对你深深的牵挂和无限的思念!

啊,母亲,我亲爱的妈妈,我爱你!

 

发布日期:2014-5-10 17: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