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文学评论 >> 原创 >> 正文

卷珠帘到底为了谁

华裔网作者:湖泊

镌刻好 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千家文 都泛黄

夜静谧 窗纱微微亮

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恋 梨花泪

静画红妆等谁归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胭脂香味

卷珠帘 是为谁

不见高轩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悄悄唤醒枝芽

听微风 耳畔响

叹流水兮落花伤

谁在烟云处琴声长

当屏幕上出现字幕时,我非常喜欢的这首歌的歌词,我差不多,每读一句,好像都有典故喷出。歌声唯美、婉转,仿佛把我要说的都尾尾、细细道来,让我如释重负…….

歌名不必细说,该是来自词牌吧。

开篇两句“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画间透过思量”当反映的是女子相思作画(或是刺绣,刺绣的可能要大)的场景。至于“眉间心上”,可能部分人会认为用的是“才下眉头去上心头”之典,我更倾向于原文出处——“„„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攲,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范仲淹的《御街行》)“思量”出处很多在这里无非就是思恋、思念之意,考虑到通篇韵脚“ang,用思量是最恰当的。综合看来开篇之意应该是“将心上和眉间的思念精心在作品中镌刻出来”紧接着“沾染了墨色淌,千家文都泛黄”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歌中的女主人公所思念的是一位饱读诗书、书法绘画功夫非常了得的才子,因为只有这样,女主人公的作品才会沾染“墨色”,泛黄的“千家文”则反映了公子与女主人公有过很长时间的相处、又很长时间分别,因为在古代,很少有单身女子藏书啊!“夜静谧窗纱微微亮”——姑娘在饱受相思之苦,终于要用一幅作品,可能是画,也可能是刺绣来表白,当然要废寝忘食,通宵达旦了。“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相思蔓上心扉”如果说是姑娘睡着了,那这一句和上面的衔接就有些突然,因为姑娘在倾情于作品时,即使累了,也不会轻易睡着。我们可否这样理解,在倾心作品的同时,情之累、思之急、念之切,于是出现了幻觉,也就是创作之人常常会出现的一中创作幻象,觉得自己的作品似乎活起来了,如是这样,此女作品必为人物画或者刺绣,而且主要人物中必有自己!“她眷恋,梨花泪,静画红妆等谁归空留伊人徐徐憔悴”梨花泪当指美人之泪,语出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伊人憔悴一般都是来自柳永的《蝶恋花》: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个句子也不能按顺序,因为一位美女眷恋自己的“梨花泪”太牵强,按照文言文的一些特点,词作者似乎想表达的是:“梨花带雨的她在痴痴眷恋,把这份眷恋之情画在纸上(或绣在丝绸上),勾画出了一幅‘怨女盼夫图’”“啊胭脂香味卷珠帘是为谁”。

同样是为了押韵而部分颠倒了顺序,自己的作品已经完毕,此刻将绣房珠帘卷起,袭人的香气淡淡地散发出去,这绣房、这胭脂香气、这美丽的姑娘连同这凝情聚爱的作

发布日期:2021-8-15 9:4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