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领袖动态 >> 头条关注 >> 正文

拿破仑三世仆从英国的启示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拿破仑三世曾仆从于大英帝国吗?要回答这个问题,中国人当首先联想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当时的法国与英国难道不是殖民化中国的“一字并肩王”吗?至少就当时的国力与扩张程度而言,总不能说维多利亚女王在仆从法国吧?十年后的普法战争能否证明英法关系至少不像近年来美国学者提出的“G2”、“中美国”那样前程似锦?相比之下,现在的“法德轴心”是不是更像“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历史是否一再证明大国崛起的内因起决定作用而任何大国之间的有效结盟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外因?拿破仑三世的结盟取向能给中国何种启示?

如何概括拿破仑三世的“英法国”(类似于“中美国”)蓝图里的内政外交?拿破仑三世(Napoléon III),法兰西第二帝国唯一的皇帝,拿破仑一世的侄子与皇位继承人。187094日因普法战争战败而退位,他是法国历史上第一位民选产生的总统与最后一位君主。他一称帝就实行独裁统治,利用审查制度阻止反对自己的声音蔓延,操纵各地选举剥夺议会实权,建立庞大的军事官僚的国家机器供养50万官僚与50万军队。在内政方面,他试图平衡保守派与自由派,但也一直在稳步推进改革。他在位期间,法国经济持续繁荣,产业加速现代化。他公布的《法兰西帝国宪法》强调皇帝成为权力的唯一中心,行政、立法与司法的最终决策权均由皇帝垄断。为了防止革命运动,帝国政府解散工会,封闭进步报刊、禁止一切民主派与共和主义者的活动。天主教会控制了国民教育,农村教士充当密探,警察恐怖与告密活动笼罩全国,政府将政治犯运往各种流放地。他以开明社会工程师的形象加速推进法国产业现代化,所以对商人与劳工都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圣西门主义信徒等拿破仑三世的主要支持者称其为“社会主义皇帝”并设立种新式储蓄机构,通过信贷动产向公众出售股份并将得来的资金用于产业投资而加速经济发展。他任内是法国第一个将“经济目标清楚地摆在第一位”的时期,促进自由贸易降低贷款利息扩大基础设施建设以确保国内经济繁荣发展。他认为赤字造成的的负面影响会被后来产生的效益抵消,所以致力于打破贸易壁垒,增加货币供应,物价稳定上升吸引了大量海内外公司的投资。全国铁路长度在19世纪50年代由3000公里延长到16000公里,提高了矿井、工厂的生产效率。苏伊士运河由国际苏伊士运河公司建成,开始了法国全球航运贸易的新篇章。他强调法国不会为了扩张领土而进攻他国,但又表示决心推行有尊严的外交政策而恢复法国的力量与荣誉。他也是“民族主义政策”的推动者,希望自己能协助其他地区的民族主义者合并小国建立个统一的民族国家。他这样做没考虑法国的实际利益,在这一点上深受伯父的影响。1859年英国曾担心他入侵英国,巴麦尊勋爵也没在美国内战中支持咄咄逼人的拿破仑三世。1846年至1865年先后担任英国的外务大臣与首相的巴麦尊勋爵力图维持欧洲均势,所以英国很少与法国合作,直至英国维多利亚女王1855年访问法国受到他的隆重接待。英法关系改善后德国打败奥地利而成了法国的最大威胁,战争爆发之前他向俾斯麦承诺保持中立,因为他以为英国会调停战争或奥地利会胜出。他也没伺机要求德国接受法国扩张领土,只是要求德国战后接受法国吞并比利时、卢森堡。但战后法国一无所获,德国却不断壮大,他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而无法调整对德政策。他在不触怒英国的前提下对外扩张,曾对阿尔及利亚采取军事管制并派人开发塞内加尔,从而让法国势力深入非洲内陆。他支持日本的德川幕府,暗中抵消美国与英国在日本的影响,又尾随英国向中国宣战而分享在中国的特权。他还跟着英国向俄国宣战,挑起克里米亚战争后让法国取代奥地利为维护欧洲天主教权威的最大政治力量。他重建法国在欧洲外围(尤其是爱琴海沿岸)的势力而在客观上配合了俾斯麦按部就班地策划的三次王朝战争,在欧洲到处放火而得罪其他大国,无形中帮助德国减轻了统一日耳曼民族的阻力。俾斯麦集中国家力量于一个确定的国家统一战略目标时,他却跑到天涯海角消耗法国的国力,坐视德国在法国的眼皮底下由弱转强而无动于衷。他离法国本土越远就越敢冒险,离法国本土越近反而越谨小慎微。他仆从英国瓜分中国、侵占叙利亚、干涉美国内战、远征墨西哥,但没能把一系列外交收获转化为法国在欧洲大陆的优势,其战略冒险最后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如克里米亚战争、反奥战争与第二次鸦片战争)就是徒劳无功(如墨西哥冒险、干涉美国内战),最后一次冒险普法战争则导致法兰西第二帝国的覆灭与割地赔款,“一字并肩王”英国却隔岸观火。戴高乐对他的盖棺定论是:“法国所取得的胜利总是一时的辉煌,而遭受的灾难却是永久性的。”他对俄国开战是为了结束法国的孤立并为法兰西第一帝国复仇,但签署《巴黎条约》而禁止俄国拥有黑海舰队纯粹是为英国的战略利益服务,法国却对此承担了长期的、额外的战略负担。英国把法国推向对抗俄国的第一线而在外交上动弹不得,但他的恐英症与虚荣心也不允许他废弃该条约,导致俄国对法国的敌视及其对德国的亲近而法俄无法联手反对德国统一。他清楚当时法国的国力与大

发布日期:2021-4-27 8: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