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文学评论 >> 原创 >> 正文

歌曲如何才能成为经典而流传

华裔网作者:李馥林

 从古到今,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歌唱。人类的歌唱不断地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发展和提升,成为长期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大浪淘沙,一般曲目已经被历史淹没,只有少数歌曲还在流传,并最终成为了经典歌曲——被广泛认可、经久不衰、广为传唱的歌曲。

歌曲作品怎样才能成为经典?我不断地欣赏和分析名家经典作品,在创作中不断地学习、探索,逐渐发现经典歌曲在创作上至少存在三个方面的可取之处。

《我和我的祖国》

  一、歌词的选择

一首歌曲的歌词应符合规范,更应有五方面的锤炼:首先,歌词要有思想性和闪光点,应是大家普遍关注的心里话,既要精炼直白、接地气,又要蕴含一定的哲理,使听众听后能有所思有所悟,对心灵有所触动、让思想有所升华。如宋青松作词、王佑贵作曲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里的歌词:“……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块黑板写下的是真理,擦去的是功利。”这几句歌词把老师甘愿为祖国教育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描绘得惟妙惟肖,勾起了听众对学生时代的无限回忆,自然而然生成一致共鸣。因此,思想性和闪光点是歌词应有的品质,而金句则是它的核心和灵魂。

其次,歌词创作应有一个巧妙的切入角度,令听众有新鲜感和期待感。如瞿琮作词、郑秋枫作曲的《我爱你,中国》中开头的歌词:“百灵鸟从蓝天飞过”,营造了一个充满阳光、祥和的氛围,然后直接引出作品的标题“我爱你,中国”,既新颖别致,又开门见山,表现出词作者对祖国无限的热爱之情。又如李海鹰作词作曲的《弯弯的月亮》:“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弯弯的月亮下面,是那弯弯的小桥……”既描写了场景,又渲染了氛围,勾画出幽静、恬淡且神秘的意境,牵动了人们的探寻欲望和倾听兴趣。因此,找好切入角度是歌词起步的关键,是牵动听众注意力的重要手段。

第三,营造歌词的画面感也很重要,帮助人们在脑海里浮现出一系列清晰而又活灵活现的画面,加深听众对歌曲的印象,使其难以忘怀。如任红举作词、龙飞作曲的《太湖美》里的歌词:“……水上有白帆哪,啊水下有红菱哪,啊水边芦苇青,水底鱼虾肥,湖水织出灌溉网,稻香果香绕湖飞……”画面灵动优美,令人过目难忘。又如张藜作词、秦咏诚作曲的《我和我的祖国》里的歌词“……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歌词里描绘的高山、河流、炊烟、村落和路辙,清晰逼真,触手可及,表达了作者对祖国的拳拳真情,使人们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久久不能忘怀。因此,歌词具有画面感也很重要,因为它是深化主题的具体表现手段,也是歌词应该具备的重要特色。

第四,所创作的歌词宜充满诗意,有意境。要写出像诗一样的歌词,而不是貌似像歌词一样的诗。如王德作词、刘锡津作曲的《我爱你塞北的雪》里的歌词:“……你用白玉般的身躯,装扮银光闪闪的世界。你把生命溶进土地哟,滋润着返青的麦苗,迎春的花叶……”不但充满了激情和憧憬,而且还给人以美感和遐想。又如陈小奇作词作曲的《涛声依旧》里的歌词:“留恋的钟声,还在敲打我的无眠。尘封的日子,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久违的你,一定保存着那张笑脸,许多年以后能不能接受彼此的改变。”钟声、无眠、云烟和笑脸等无不蕴含着对过去的怀念和眷恋,以及对未来的期待和惆怅,反映了作者纤细的心思和浪漫的情愫。歌词只有充满诗意,才能打动人、陶冶人。

第五,各段歌词的划分宜清晰明了,段与段之间对应的各句也不宜互换,这样的歌词层次分明、表达准确、富有逻辑。如胡宏伟作词、王世光作曲的《长江之歌》里两段歌词划分的依据就很好。其中第一段是按空间的概念来写的:“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各族儿女;你用健美的臂膀,挽起高山大海。”(副歌歌词从略)从开始的“你从雪山走来”到后来的“挽起高山大海”,均围绕着空间这条线。第二段是按时间的概念来写的:“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涤着尘埃,你向未来奔去,涛声回荡在天外。你用纯洁的清流,灌溉花的国土;你用磅礴的力量,推动新的时代。”(副歌歌词从略)从开始的“你从远古走来”到后来的“推动新的时代”,均围绕着时间这条线。这样划分既科学又准确,既有条理性又有对比性,把母亲河长江的风采和神韵刻画得既丰满壮观又磅礴伟大。因此,词作者在选择歌词时须有一个严格的选词标准,不加选择遇词就谱难成经典。

发布日期:2020-11-14 10:2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