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小说 >> 原创 >> 正文

老熟人新邻家

(小说)
华裔网作者:湖泊

 她爱人当他们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我们相识已几十年了。见面客客气气,一声问候,一句招呼,没有不说话的时候。他了解我在这块几十年了,我也知道他在公司从一般科员,逐步升格到副科长,直到为正的科长。有时到他们公司办事,也不妨走进他的办公室,吹吹牛,谝几句闲传。他公司其他和我关系比较走得近的人,看见我和他、他们两口子打招呼,也不妨提醒我说这人不行,我笑笑。他们公司的任何人,和我都没有什么利益关系,只不过是近邻罢了。大家都在这块,谝谝闲传而已,谁人好,谁人不好,都伤不到我,我也影响不到人家。他们一个单位工作,时间长了,难免有这样那样的矛盾,正常,咱不介入,各走各的人情关系,就好。男人和男人谝得多,他老婆如单独碰见我了,自然也和我打招呼,互相问候一下。他老婆是公司一般人员,他们一个单位上下班,两口子一块的时候更要多得多。但他们俩口有个特别的动作,却是这个公司一道亮丽的风景,尤为耀眼而炫目。

四五十年代的人,夫妻一块行走,在城市渐为平常,但夫妻“授手不亲”的举动,偶尔有之也有可能。如若像他们两口子旁若无人上班、下班,特别是逛街、压马路这些休闲娱乐的项目,他们更是五指紧扣,犹若热恋或新婚燕尔的少男少女和小夫妻一般。他们两口子逛街道,从来就是不撒手地上街去,又从来不撒手的回,直到进到他们的家门。我有时看到他们如胶似漆的举动,心里怪怪地在问,他们到家里以后,是否还不分手?居然自己笑了,骂自己神经病的设想,他家要怎们着就怎么着,关你自己的屁事。

她退休的早,虽然他们两口子同岁,男的满六十,女的五十五。但她男的,没熬到退休,让脑溢血就把他领走了。听她们公司人讲,觉得人生太残忍,谁也把握不了谁,即是手牵的再紧,也不行,该去的,还是要去的。好在,她在她们公司家属院里住,她老头走了后,我也没见过,这事就渐渐淡忘了。

有一天我回家吃饭,她在我们这栋楼的二楼打扫卫生,抹窗户,这是好多年我第一次见她。头发几乎全白了,彻底一个老太太的不讲究,借头顺势剪了个男人一样的头型。要不是她穿着女人的衣服,我们熟悉的话,准把她当个男人了。

“你回家吃饭呀?”她主动和我打招呼。

“你咋搬这里了?”我不解的问。

“公司盖商品楼,这二楼房子他们原来买了一套,一直出租。他走了,她住在家属院,一直心里不爽,满满都是他们的回忆。房子租给人,签了十年合同,这人一直不愿意搬走,好不容易合同到期了,她才把房子收了回来。这不,收拾收拾和女儿一家搬过来住。再说,这二楼有个大坪台,孙子玩耍,不挺方便的。”她边说便用劈灰刀,费劲地产除着面向大坪台灶房窗户外厚厚的油污。租房子的人啊,不是自己的房子,好像从来都没有打扫过灶房外边的窗户。换气扇上油乎乎,不停往下滴,是那扇窗户差不多要被那黑褐色的油污给糊满了。

我让我媳妇把每年一次大扫除要用的烧碱,还有半瓶给她专门拿下去用。她很感激,见我就说我媳妇人如何如何的好,拿的那个东西洗窗户,很管用,一下给她把问题解决了。她弄了几天了,窗户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这个东西真神。我告诉她,不要紧,我卖化工产品,有的是。洗洁精,就是用这个做的,这个在里面起作用哩。洗洁精含量很低,少一点油污能行,这么厚的油污团,都干在那里,用洗洁精一点门都没有。她后来,非常过意不去,又非送我们一碗她腌制的咸菜,来作感谢的回报。

她接送过孙子,不是一个人坐在她灶房窗前我们这栋楼专门特有的大坪阳台上织毛衣,就是一边干其它针线活,一边在操着孙子玩耍的心。他一阵从东到西滑板,他又一阵西往东骑自行车,有完不够的花样。我在她家楼上住,回家就在家里,出门就是上班。楼上人没有习惯再到二楼大坪台坐的可能,坐的也就是住在二楼的人啦。二楼其它家庭都是上班族,忙忙乎乎走,忙忙乎乎回。说实话,这个二楼大坪台,就可以说是他们的天地,她和她的孙子的活动天地了。

每天都见她,她和她老头的画面不停地在我的脑海里闪现。我不由自主地为他们写了一首不短的诗行:“他拉着她的手,一日三次走;她拉着他的手,从来不觉够,过了风花雪月,仍然五指紧紧扣,不丢手,不丢手。在上班的途中,在回家的楼口,过马路的十字走,商场,遛弯,还是压马路的人流中,他们没丢过手,两双失去光滑,有点似乎粗糙的五指,就这样紧紧相扣、相扣……”我觉得老天的不公,剥夺了他们拉着的手。两个人没等到一起退休,再轻松的拉手,却是一个去了,一个坐在这个宽大的大坪

发布日期:2018-6-1 10: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