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资料频道 >> 史料 >> 远古时代 >> 正文

但愿美国能一诺千金是中美不再深受其害

华裔网作者:路生

 原题:维吾尔族算不上新疆的土著民族,他们移居新疆要比汉族晚一千多年

提示:通过这些记述,不难看到东土或者中原在我们不熟悉的那个年代向今天新疆地区移民的史实,并且随着后来中原王朝在这里的驻军、移民一代代地延续和发扬光大了下来。而在今天新疆地区绝大多数原著民族已经物是人非的情况下,我们完全有理由说,汉族人即是新疆地区土著民族,新疆也绝对不是今天某一个民族的新疆,而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新疆,是当下中国神圣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公元755年对于唐王朝来说是一个苦难沉重的分水岭,这一年,安禄山与史思明发动叛乱,同唐朝争夺统治权,使得唐朝人口大量丧失,国力锐减,成为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在唐朝彻底告别贞观之治、永徽之治、治宏贞观、开元盛世等等这些闪光的历史节点时,叛军自今河北涿州一路呼啸而来,直逼长安,唐玄宗带领少数妃嫔、随臣逃出长安逃往成都,李亨在杜鸿渐等人的陪同下,抵达朔方军大本营灵武,登基为新皇帝,调兵遣将任命官吏组织平叛。

消息很快传到了西域的佛国于阗,这时的于阗国王是尉迟胜,他二话不说,要亲自率兵到内地协助唐朝平定叛乱。大臣们说:“国王,我们于阗怎么办?您可让其他人率军前往的呀!”尉迟胜便命弟弟尉迟曜代理国政,仍然坚持亲自前往。一声令下,大军开拔,尉迟胜的五千精兵被老百姓围了他水泄不通。百姓们说:“王啊,您这一去还能回来吗?我们会想您的!

此时的于阗国,由于尉迟胜治理,经济兴盛,生活安定,因此老百姓对他十分拥戴,对他的远离依依不舍。尉迟胜被感动了,为了表示自己仍归故土的决心,特地将亲生的小女儿留下来:“于阗的父老乡亲们,我的黎民百姓们,我将我的宝贝女儿留了下来,她在就等于我尉迟胜在,我尉迟胜不会丢下你们不管,也会想你们的,我会回来的!

这我们记录下这感人一幕的是《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列传第三十五》:“安禄山反,胜使弟曜摄国事,身率兵五千赴难。国人固留胜,胜以少女为质而行……”然而,之让人不禁要问:尉迟胜为什么与唐王朝这么亲或者关系这么走得这近呢?首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尉迟胜这个人。

根据唐书的记载,尉迟胜是于阗国国王尉迟圭之子。尉迟圭死后,尉迟胜继承父亲的王位。 唐朝天宝年间(742年―756),尉迟胜到长安朝见唐朝皇帝唐玄宗李隆基,并进献于阗的特产名马和美玉。唐玄宗不仅亲自召见他,而且回赠中原特产,并将宗室的女儿嫁给他为妻,同时授任他为右威卫将军、毘沙府都督。尉迟胜回到于阗后,与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击败侵扰安西四镇的萨毗、播仙,立下大功。因此,唐玄宗加任他为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后升任光禄卿。

于此,我们至少可以看出这样两个原因:1.尉迟胜本身就是唐朝的官员;2.尉迟胜还是唐朝的女婿。在这些能看得见的历史的背后是于阗国在历史上,与汉民族的祖先华夏族割舍不断的亲情联系,它不但是一个汉化程度非常高的国家,而且,在国家最早组成的居民来源中有不少人华夏族。

于阗国是塔里木盆地南缘一个古老的城邦,有关于阗的记载,最早见于《史记·大宛传》,称其在西域之东。盛时领地包括今和田、皮山、墨玉、洛浦、策勒、于田、民丰等县市,都西城(今和田约特干遗址)

公元前公元前232年,尉迟氏在此建立于阗国,为西域南道中,国势最强的国家之一。于阗地处塔里木盆地南沿,东通且末、鄯善,西通莎车、疏勒,因位居丝路贸易的重要据点而繁荣一时,且为西方贸易商旅的集散地,东西文化之要冲。西汉时期西域都护建立后,归属汉朝,疆域包括今和田、洛浦、墨玉三县。

在这段历史里,人们不难看出,从公元前232年尉迟氏建立于阗到公元1006年被喀喇汗国吞并,于阗这个西域的城邦经历了1000多年的漫长历史,其国民是公元1006年后才逐渐伊斯兰化,接着其人种和语言逐渐回鹘化。这要比我们今天把新疆称为维吾尔族的“故土”早出1000多年,维吾尔族的祖先回鹘人是公元840年后才到达这里的。所以,新疆称是维吾尔族的“故土”的说法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而已。

今天,我们一些专家学者普遍认为,于阗国的早期居民主要是伊朗的西徐亚人(即斯基泰人,是公元前8世纪-公元前3世纪位于中亚和南俄草原上印欧语系东伊朗语族之游牧民族)、印度人和汉人。但我们忽略了这们一个事实,即在新疆这个地方此前并不是没有人的,而他们是什么人呢?那就是我国古代史籍中所说的塞人。需要说明的是,这种塞人与我们今天所说的“白种人”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是指白肤色的新疆最早的土著居民,甚至,我们可以将它理解为华夏民族的一个分支--历史上的华夏民族绝对不只是黄肤色,而历史上的华夏民族绝对不应该是汉民族祖先的专指。

在清代的汉文文献认为,“于阗”的意思是“汉人”。有关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椿园的《西域闻见录》一书。椿园在这部书的《新疆纪略•和阗》一节中提出自己的观点,说:现在的和阗就是古代的于阗,而回族人把汉人叫做“赫探”。东汉曾在西域建立都护府,派任尚率领部分汉军驻扎在这里。后来,这些汉人就被遗留在这里,于阗人就是这些汉人的后裔,所以回族人(非我们今天所说的回族人,可以理解为今天的维吾尔族人)将他们的国家称作赫探城。和阗应该就是赫探的音译。后来的清朝方志及史籍都沿袭了这个说法。

然而,这种说法明显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在东汉的任尚担任西域都护之前,西汉的《史记》中早已经记载了于阗这个名字。虽然,这种说法立不住脚,但这并不代表于阗此前的历史上,与汉人没有渊源。

于阗就是和田,即是《大唐西域记》中的“瞿萨旦那国”。在《大唐西域记》的记述中,公元前3世纪,东土移民1万余人来到于阗河下游,不久阿育王宰辅耶舍也率领7000人越过大雪山北上来到这里,他们决定联合建国。玄奘还在这里为人们记录了这样一个传说:瞿国原无蚕桑,听说东邻小国已有蚕桑丝织,便遣使东国求获蚕桑种子,但被东国君主回绝,并严令关守,禁止蚕桑种出关。

瞿国无计可施,便谦恭备礼与东国求亲。东国君主为了睦邻友好,就答应了这门亲事。瞿国国王派使迎亲时,嘱咐迎亲者密告东国公主,瞿国没有蚕桑丝绸生产,请公主自带蚕桑种子来完婚,今后方能自制丝绸服饰。公主离开东国时,将蚕桑种子密藏于头上的帽子内,出境时,守将搜遍了所带物品,只是不敢检查公主的帽子,从而使桑树和蚕种带入了瞿国。

《于阗国授记》中也说,建立于阗国的人是被阿育王抛弃的王子,他被汉王菩萨收为义子,长大后西奔,建于阗国。当时,印度大臣耶舍也被驱逐。一天他俩相遇,为争夺领土两人即将开战,多闻天和吉祥天女前来化解他们的矛盾。后来,耶舍和汉王的义子分别在白玉河的上下游居住,而中游则为中原、印度臣民共居。

通过这些记述,不难看到东土或者中原在我们不熟悉的那个年代向今天新疆地区移民的史实,并且随着后来中原王朝在这里的驻军、移民一代代地延续和发扬光大了下来。而在今天新疆地区绝大多数原著民族已经物是人非的情况下,我们完全有理由说,汉族人即是新疆地区土著民族,新疆也绝对不是今天某一个民族的新疆,而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新疆,是当下中国神圣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回说尉迟胜。千里迢迢,唐肃宗李亨对于尉迟胜前来协助平叛非常赞赏,为他升官加爵,从此,尉迟胜成为唐朝中央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公元763年,唐朝进升尉迟胜为骠骑大将军,同时让他返回于阗,但尉迟胜为了了解内地百姓的文化生活,加强于阗与中原地区的联系,请求留在唐王朝的京都西安,将王位传给弟弟尉迟曜。唐代宗李豫答应他的要求,加任他为开府仪同三司,封武都郡王,食邑以百户,册封其弟尉迟曜为于阗王。

公元785年,尉迟胜的弟弟尉迟曜派遣使者,向唐德宗上奏说,于阗王位的继承法规定,王位一向是国王正妻的长子才可以继承,既然哥哥让位于他,他应当让位于侄子尉迟锐。唐德宗加封了尉迟胜之子尉迟锐,准备让他返回于阗承袭王位。但是,尉迟胜再三辞退,认为弟弟尉迟曜管理于阗国事多年,于阗百姓生活安定,都心悦诚服;而尉迟锐久居京师长安,对于阗的情况并不了解,不宜让他担任于阗王。唐德宗听从尉迟胜的建议。事后,尉迟胜兄弟间相互禅让王位的佳话,受到京师许多人的赞扬。

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在读这段历史被感动的同时,心中不禁这样发问:那个当年尉迟胜留在于阗的小公主,她还好吗?遥距千里,但血脉亲情难断。而我的回答只能是,曾经在和田我看到过许许多多美丽的女孩,透过历史的风尘在尉迟胜的“食言”里,我发自内心地、明朗而深刻地痴爱着她们。(/路生)

发布日期:2018-12-4 10:3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