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功绩频道 >> 领袖实名 >> 正文

一个带着国际歌来又唱着国际歌走的人

华裔网作者:胡玉博

 

    《国际歌》是我们每个人熟烂于心的歌曲,他在中国特别是四十以上人的心目中,几乎没有人不知晓的一首舶来歌曲。中国歌《东方红》为中国人开会的开唱必选歌,《大海航行靠舵手》为开会结束的必选歌,而《国际歌》,则为开会任意选唱歌,会中,会前,会尾,唱或不唱,都没有什么问题。三首歌,在中国人的政治生活中,占了绝对主唱的作用,当然还有一首纪律约束歌,加强人们的纪律观念,提高人们的政治素养的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时常也铺唱其中,人们也可以说是娴熟于心的歌曲了。

《国籍歌》那让人激昂兴奋的旋律,鼓励人们为理想的生活不惜奋斗的歌词,让多少热血青年抛弃优越的生活,扛起为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重任,踏上征程……我们今天一个站立起来的中国,为什么不感谢《国际歌》给我们带来的结果,让中国结束一个几百年来受人奴役,自乱割据不堪,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不堪回首之过去呢!它是法文歌曲,并不是中国歌,由谁翻译带回中国,在中过大地唱响,不一定每个人都知悉清楚,我就想说这个人。

瞿秋白1899129日出生在江苏常州,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宣传家,是中国革命文学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从1925年起,瞿秋白先后在党的第四、五、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局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最重要的领导人之一。在大革命失败的危机历史关头,瞿秋白主持召开中共中央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在会上确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方针。当他遭受王明“左”倾错误路线迫害,而无法在党的领导岗位上继续工作的时候,他并没有因困难而退缩,而是很快在文化战线上打开了新的局面,为中国革命文化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国际歌》(法文:L'Internationale)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著名的一首歌。原文(法语)的歌词由欧仁·鲍狄埃在1871年所作,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为其谱曲。这首无产阶级战歌很快被翻译成世界上的许多种语言。是国际 共产主义运动中最著名的一首歌。热情讴歌了巴黎公社战士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和英勇不屈的革命气概。向资本主义宣战,充分表现了革命无产阶级不屈的豪迈气魄,这首歌曲在世界范围内流传极广。它曾是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会歌;上世纪20年代,苏联以《国际歌》为国歌。1944年正式改用新国歌后,则把《国际歌》作为联共()(1952年改名苏联共产党)党歌。

1920年,瞿秋白把《国际歌》译成中文。他逐字逐句揣摩顺口,自己唱会,在党的会议上首次唱起这首歌。他是《国际歌》第一次在中国的国土上,由一个中国人唱给中国人听的中文翻译成的《国际歌》。为了增加《国际歌》的原汁性,共产主义的隐蔽性和一个理想要冲破层层包围封锁的严酷复杂性,他特别用了直译的办法,就出现了“英特納雄耐尔”的理想目标,在中国人心里生根发芽!

19352月瞿秋白在福建长汀转移途中被捕,敌人得知他的身份后如获至宝,采取各种手段对他利诱劝降,但都被他严辞拒绝。他对劝降者说:“人爱自己的历史,比鸟爱自己的翅膀更厉害,请勿撕破我的历史。”1935618日临刑前,他神色不变,坦然走向刑场,沿途用俄语唱着《国际歌》、《红军歌》。一遍一遍,气壮山河,用他亲自翻译唱起中国大地的歌曲做随性,是一个多么可歌可泣的画面和心胸。瞿秋白走到刑场,盘足而坐,回头微笑着对刽子手说:“此地甚好”,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万岁”等口号,饮弹洒血,从容就义。

时年36岁,一个年轻的生命在自己的理想中倒下。敌人可以消灭一个革命者的肉体,但是正如鲁迅先生指出的那样:“瞿秋白的革命精神和为党为人民的崇高品格是杀不掉的,是永生的!”他把一个歌曲带来唱响神州大地,他又唱着《国际歌》侃侃而去,不为自己有半点的怜惜,这就是我们一个独立自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自之艰难。我们的国旗其所以是红颜色在飘扬,她是瞿秋白等一系列仁人志士的鲜血而集成,我们今天的人是否还记得他们?我觉得我们今天唯一记得他们的方式,就是珍惜真爱我们的国家,自己做好自己的事,让我们自己富裕,汇聚成国家的强大!忘记,就是背叛;自己好了,却忘了国家和民族,更有甚者很不得把国家挖夸,这就成了一个可悲的人儿。仁人志士牺牲自己成国,我们肥己坏国,这就是人和人的不一样,孰重孰轻,还供我们每个人思考选择。别以为自己撈饱了走人,到他国可以逸享千年,一个非自己劳动所得的人,走哪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在自己的国家,努力的创造,轻松的活,无愧自己的祖先和祖国,也无愧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价值,我觉得才是一个最为美妙的人生。我们不说为人类的“英特納雄耐尔”而奋斗,起码也该为自己的“英特納雄耐尔”而奋斗,也是一个不错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