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资料频道 >> 评说历史 >> 正文

盘点历史上的著名水战

华裔网作者:vivi

孟津渡口阵容整齐,准备渡河的周军

这里没有使用海战的定义,原因很简单,中国历史上大部分的水面厮杀是在江河而非大海上进行的。我们回到公元前11世纪的黄河孟津渡口,意气风发的周武王率领大军正在渡过黄河,浩浩荡荡杀奔商纣王的老巢,为了保证顺利渡河,他的首席智囊姜子牙提前来到了河边,赶制了47艘大型船只。

《史记·齐太公世家》里描述了姜子牙当时威风八面的派头,周军渡河时,姜子牙亲临监督,他左执黄钺,右擎白旄,大声喝斥部下:“苍兕苍兕,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东汉马融注释:“苍兕,主舟楫官”,且不管这是人名还是官名,苍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水军指挥官。

水面车战

在那个时代,船只的分类已很详细,《六韬·军略》就曾提到,横渡江河的船只名为天黄、飞江,逆流而上的船只叫浮海、绝江,但这些船只主要作用是运输而非作战,还不能称为真正的战船。长江以南,水网密布,春秋时期,楚、吴、越三国是这一带的强国,中国最早的水军也就产生在这里。公元595年,楚国曾以舟师伐吴,公元567年,吴国的公子光也就是后来的吴王阖闾,率水军逆流而上反攻楚国,双方在今天的安徽当涂附近接战,楚军利用上游之利乘高攻击,吴军大败,连旗舰“余皇”也成了楚国的战利品。公子光暗忖不好交待,只好另出奇谋,他挑选了三名勇士,化装成楚军,潜到“余皇”附近,然后公子光率军夜袭,每呼一声,大胡子勇士即起而应声,乘着楚军搜杀应者之时,吴军一举夺回了“余皇”,当然三位勇士也壮烈牺牲了。

吴王的座舰“余皇号”

在吴国最强盛的那些年里,水网密布的内陆江河已不再满足这个国家的雄心,于是吴王夫差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支海军。公元前488年,也就是越王勾践靠吃屎偷生的时候,夫差向中原的礼仪之邦鲁国下了最后通牒,要求进献“百牢之礼”,牢是一个特有名词,一牢就是牛、羊、猪各一头,诸侯给周天子的贡礼一般也就是12牢,夫差开口就要百牢,确实有点欺负人。为了让家乡躲过这场灾祸,孔老夫子特地派了最能言善辩的徒弟子贡到吴国走了一遭,一番唇枪舌剑,好歹打消了夫差的念头。

其实,鲁国那几杆破枪还真不在夫差的眼里,他为了争霸主的名头,正打齐国的主意,只好先放下鲁国。公元前485年,鲁哀公联合邾、郑两个小国进攻齐国,夫差也尽出精锐相助,并派大夫徐承率领一支舟师“自海入齐”,准备在山东半岛登陆,从侧后攻击齐国首都临淄。如果夫差的计划成功,这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两栖作战,但事情显然没那么顺利,徐承被决定性的击败了,原路撤回,至于他是在海上被打败?还是登陆后被击退,并没有详细记载。

在楚、吴、越三个水上强国的较量里,地居上游的楚国一直是占优势的,顺流而下的楚国水军势如破竹,称雄一时,但随着“余皇”事件中的主角公子光在吴国掌权,以孙子、伍子胥为首的大批高人迅速汇集到吴国,楚国从此再难讨得便宜,伍子胥更是着手建立了中国也是世界上第一支特混舰队。伍子胥的特混舰队由一批名字古怪的舰只组成,包括大翼、中翼、小翼、突冒、楼舡、桥舡等等,这些舰只都被赋予了不同的任务,这是伍子胥从车战里悟出的水战兵法。

采用双层结构的吴国水军主力战舰“大翼”

大翼就相当于战车里的攻车,担负主要作战任务;而小翼则相当于守车,运送给养物资之外,也可侦察和骚扰;突冒相当于步兵,用于配合大小翼;楼舡,则有点象重车,可以作为弓弩的发射平台;桥舡,就是骑兵,主要是快速突击。从体形来看,即便是大翼也相当可怜,伍子胥规定大翼的尺寸是“广十丈六尺,长十二尺”,换算过来,长度近25米,宽2.7米,比今天公园的游船强不了多少,但它毕竟是内河船舶,不是海船,因此也还说得过去。至于大翼的人员配置和武器装备,称得上那个时代的无畏级战列舰了,大翼的定员达到91人,其中桨手50人、指挥官4人、甲士26人,另有勇士多人分持长钩、矛、斧等武器,船体分为两层,浆手位于下层以站姿划浆,上层是甲士,按人员数量来看,跟今天的护卫舰差不多,大翼上还配备着弓弩和甲胄等多种装具。

伍子胥的的战术基本就是车战的水面版,将大、中、小翼编成一组,合称三翼,作为基本的战斗单位,突冒和桥舡等担任侦察、掩护和警戒任务,在三翼进入战斗之前,最大限度的袭扰敌人,楼舡的作用大概相当于一个浮动炮台,以重型的弓弩为其他船只提供火力支援,这一时期的战船无帆无舵,完全由浆手操控,因此顺流而下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水战三部曲

靠着伍子胥建立的这支特混舰队,吴国水军称雄长江,基本抵消了楚国位居上游的优势,其实上游的因素本身也是矛盾的,以楚军为例,进攻时顺流而下,势如破竹,可一旦战败,就很难安全撤回。楚军的真正优势在于数量,因此接舷战对他们最有利,这与古罗马人希望将海战变成陆战的想法如出一辙。于是他们请来了史上最有名的工程师公输般(鲁班),开发了一种全新水战武器:钩拒。这东西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在长长的竹竿和木棒前端安装一个锋利的金属钩刀,战斗时,用它钩住敌舰,以便士兵跳帮肉搏,一旦失利或敌人使用火船,这个钩刀又能顶住敌舰,不让它靠近。

那个时代的水战在今天看来有点可笑,由于主要的杀伤手段是接舷战和弓弩,因此击沉敌舰是不可想象的,充其量只能杀死暴露在甲板上的水兵,像大翼这样的巨舰也可以尝试去撞沉较小的敌船,但概率很小。当然,派出类似水鬼的敢死队凿沉敌舰也是一个办法,在北京故宫的藏品《宴乐渔猎攻战纹铜壶》上,就有游泳的士兵互相攻杀的场景。

发布日期:2015-3-6 14:3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