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遗存频道 >> 非遗保护 >> 正文

马戏该退出江湖吗

华裔网作者:邓雍卓

虐待动物、走私贩卖,马戏艺术的背后,存在着被人误解的辛酸。在成功“申遗”之后,就马戏表演的去或留,也曾展开过激烈的辩论。当代的环境中,传统艺术的发展已不能仅靠艺人们单独想办法,政府的扶持和“照顾”所占的比重,也将越来越大。

◎创新以适应观者

2012年,在一档辩论节目中,桥马戏省级非遗传承人杨恒君,与来自高校的教授以及住建部的官员,就马戏表演应不应该取缔展开了激烈争论。这是之前2007桥马戏申请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并未想到的限制。

“对于马戏演出公众了解不多,我们应当更大程度地把真实情况向大家展示出来。”杨恒君认为,马戏要继续发展,必须首先规范自身行为,改变人员文化素质较低的局面。

梅庄马戏传承人梅留青也认为,过去人们没有别的娱乐方式,观看马戏的多,因为多是走乡串村,相对比较随意和粗放。但是关于政策要求的杜绝侮辱、殴打、虐待动物,正规的马戏团都是严格遵照执行,因此动物保护者在不了解驯养过程的情况下,误解驯兽员甚至马戏艺术,也情有可原。

“动物是马戏艺人的命,真正的马戏团不会虐待动物,反而生怕动物有点意外。过去有人说马戏团拿鞭子抽动物,其实是误解,那只是一种表演形式,并没有打在动物的身上。”梅留青说,如今的马戏表演,要适应观众的观赏需要,凡是观众觉得不雅观的,都应该及时创新和改变。

◎转型还需政府更热情

“如今文化娱乐项目的增多,马戏的市场逐渐萎缩,就像很多戏曲一样,逐渐小众化,甚至被市场

汰。”濮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刘小江说,马戏的转型主要还是以艺人们自己为主,政府只是在需要时提供帮助,比如外出演出办理证件会更快。

对此,梅留青则不认同,“既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应更加扶持帮助,而相比梅庄,宿州桥马戏的优势就是政府的支持”。

据悉,宿州市桥区政府,曾针对当地马戏从业人员水平低的状况,联合区里的中专学校和桥马戏协会,开办了马戏专业。同时,宿州政府出面制定行业规范,对民营马戏团统一管理集中宣传。

“这些年来,濮阳市在梅庄马戏的支持上做得并不多。”梅留青说。

濮阳市文广新局产业发展科科长郭亚辉则认为,濮阳政府对梅庄马戏的转型,一直都很重视,“今年局里还让梅留青的马戏团与濮阳市杂技团联手,加入到了《水秀》表演,以前《水秀》演出是没有马戏的”。

◎“非遗保护在于不丢传统”

马戏是杂技中的一个传统节目,梅庄马戏也已成为省级“非遗”项目,但濮阳市的保护工作,仍主要是体现在宣传方面。

“我们原来对梅庄马戏进行过调研,在它还是县、市级‘非遗’时,国家没有批专项经费,我们文化部门自己制作一些展板,在各项文化活动中对它进行宣传,在濮阳市展览馆中将其长期展览。”刘小江说。

据其介绍,从今年开始,国家开始对省级“非遗”有了资金支持,一个项目给予几万元的支持,但这要用于项目最需要保护的地方,除此之外,还对省级非遗传承人一年有3000元的补贴。

刘小江认为,梅庄马戏最需要“保护”的地方,就是对古老资料的收集和整理,“虽然如今梅庄马戏发展得不错,但保护和传承非遗并不只是看如今的发展,更是要将其古老的项目和传统流传下来”。

“比如清朝时梅庄马戏是怎么耍的,要挖掘出来让一部分人继承这样的耍法和项目,才叫传承非遗。虽然马戏表演形式跟着时代在变,但古时传统的马戏内容不能丢,随时需要就能拿得出手。”刘小江说,在融合变化中保持古老的艺术本质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精髓。

◎艺人在外但根在家乡

据悉,在现实中,并不是所有马戏艺人都能像梅留青一样,将马戏行业“发扬光大”

很多技艺平平的艺人,已在逐渐地退出江湖。

虽然梅庄马戏全国闻名,但在梅庄村,你很难感觉到这项“传统产业”带来的辐射效应:村里没有一条关于驯虎的标语和牌子,没有一处可供驯虎的固定场地,而村、乡政府也没有与此相关的激励政策。

现如今,梅庄马戏艺人,多数留在了外地进行马戏表演,马戏是走出去了,但艺人不再回来,这让梅庄村仍然只能靠天吃饭。

村支书梅正川还担心,艺人如此“流失”下去,会导致村里马戏艺术的断层,甚至逐渐消失。

“这是个历史规律,例如曾经在全国有40多个地市的杂技团团长,都是咱们濮阳人,如今山西、陕西、安阳等地的杂技团,也都是当时濮阳的杂技班底。人们在外地生活得好不愿回来了,也能理解。”梅正川说。

刘小江则没那么悲观。他认为,无论走到哪里,马戏艺人的根都还在濮阳,还在梅庄,在外宣传的还是梅庄马戏,而梅庄马戏,也正在申请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到时会被“保护”得更好。

发布日期:2014-10-27 15:2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