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动态频道 >> 华裔动态 >> 动态首条 >> 正文

《动物庄园》的政治经济学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于是洱海湖畔的“小康工程”半途而废于“环保工程”,但这有否违背胡锦涛倡导的“不折腾”?到底是“小康”好还是“环保”好?官媒结论是“党的政策好”,就像《动物庄园》里重复四只脚好而两只脚坏以论证“政府不可能犯错”,之前把你招商过来是对的而现在让你拆掉也是对的。其中的争议似乎涉及西方经济学的“机会成本”这一概念,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高效率的前提是真公平”之类的命题似乎更能概括这里的争议,即官媒玩弄话语霸权不利于民间经济能量释放。 《动物庄园》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与政治经济学相关?该书讲述的是某个农场的一群动物以一场“革命”赶走将压榨他们的人类东家而建立一个公平的动物社会,但动物领袖(聪明的猪)逐步变成比人类东家更加极权的统治者。从““所有动物一律平等”到“有的动物较之其他动物更为平等”,公平诉求的退步意味着农场工作效率的递减。该书的情节看上去像童书一样简单,实际上却包孕着一部压缩版的联共布党史。该书最后一章里的猪穿着人的衣服像人一样站了起来,以“拿破仑”为首的“猪”与以“皮尔京顿”为首的“人”欢聚一处觥筹交错而全面和解,双方的影子重合了,原来猪与人并无不同,目标都是要对付“下等动物”!窗外的其他动物目瞪口呆,再也分不清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了。猪“异化”为人暗讽二战之后苏联走上极权之路与西方列强一起瓜分世界,但作者似乎并没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或宣扬任何政治性的主张,而是单纯地用文学形式将这种极权怪圈背后的历史周期律展现给读者。该书以文学的语言揭露了掌握生产资料分配权的官僚集团的根本利益在于维系其自身的统治地位,无论形式上有什么样的诉求,其最终指向都会与革命先烈们维护社会公平的“初心”背道而驰。

根据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观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落后导致的信息闭塞有利于统治者玩弄话语霸权不利于民间经济能量释放,但21世纪的信息化时代何以没能根除此类现象?如果非要对《动物庄园》“去政治化”而倒向“科技决定论”,西方经济学对的“信息茧房”这一概念也许更值得“后真相时代”的见证者一议。互联网曾给我们制造了一个信息海洋,而如今的信息统计方法却在一步一步编织像迷宫一样越来越复杂的信息茧房。每个人在各自的信息茧房里只看自己想看的、听自己想听的,宛如回音壁一样不断重复悦耳的声音。然而,这种舒适终将付出沉重的代价,比如偏见、撕裂与群氓等乱象。

毋庸讳言,主观思想的乱象足以加剧人类文明的一切纷争,主观价值的多元化则避免不了自由市场的“赢家通吃”。哈耶克认为“经济理论的每一次重大进步,都是主观主义的贯彻运用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为什么人类直到17世纪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才开启现代文明而不是基督教无孔不入的13世纪?历史决定论认为那是“历史的必然性”,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意味着科技发明对经济基础决定的上层建筑的重大作用。然而,科技发明离不开人类的主观创造。自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人类一直在“马尔萨斯陷阱”中反复折腾,原因之一就是思想市场越来越被压抑而主观创造越来越被阉割,东西方学术界的所谓智者都越来越不能自拔于形式逻辑,尤其是在冷战时期。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解锁思想市场后牛顿、洛克与斯密等近代学者又建立了抽象逻辑,但波诡云谲的市场失灵导致知识的延续性在产权环节不完全排他而知识的外部性导致价格机制不灵敏,尤其是思想市场的惩罚机制容易失效。没有科学的制度滴水不漏,比如无懈可击的知识产权法,思想市场就会不可避免地被谎言、谣言、谬误与似是而非的“真理”淹没。所以,第一步是靠制度改良打破信息茧房,第二步是让抽象逻辑压倒形式逻辑。尤其是中国的学校要普及逻辑学,理工科、经济学与人文学科的逻辑训练同样重要。当然,对于普罗大众而言,自由竞争或许是根除信息茧房、削弱偏见与启蒙群氓的更有效的方式,《动物庄园》也不可能无视电脑黑客。

奥尔波特的《偏见的本质》里有一个拉皮耶设计的巧妙实验:这个美国人与一对中国夫妇遍访美国各地,一同在66个旅馆过夜,一同在184个饭店就餐,其中只有一次被拒绝服务。之后他给这些地方的经营者寄去问卷,调查他们“是否会接待中国人”。93%的饭店与92%的旅馆表示不愿为中国人服务,就像《动物庄园》里的“革命”群众只崇拜猪而不相信人那样。实验的结论是“‘纸面’的情境会比真实情境更强烈地唤起被试的敌意,威胁要实施歧视行为的人实际上可能并不会这样做”。拉皮耶的实验发生在19世纪50年代,当时的美国还有种族隔离制度,白人、黑人、混血儿、印第安人与

发布日期:2021-7-21 8:3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