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动态频道 >> 图片新闻 >> 正文

台湾统一后战区调整展望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随着《2035去台湾》唱响神州,台湾统一后大陆战区调整也被热议。

战区是针对具体的战略计划或执行具体的战略任务而划分的作战区域,泛指局部战争波及或可能波及的区域。针对某战略方向可成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基于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与精干高效等原则履行联合作战指挥职能,担负应对本战略方向的安全威胁、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或打赢战争的使命。战区划分一般是根据既定的战略意图与军事、政治、经济、地理等条件在战争爆发前后确立的,在战争中可根据情况变化适时调整或成立新的战区。随着军事技术与海军、空军的发展以及作战空间不断扩大,战区势必由陆地扩大到远洋乃至太空。如果台湾统一变成现实,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五大战区势必再有调整。

 201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成立五大战区,以原七大军区机关的相关职能与机构为基础组建战区机关,调整战区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对确保军队能打仗、打胜仗与有效维护国家安全意义重大。中部战区司令部驻北京,陆军机关驻石家庄,下辖京、津、冀、陕、晋、豫、鄂的三个陆军集团军,任务是维护中部地区稳定;东部战区司令部驻南京,陆军机关驻福州,下辖苏、沪、皖、浙、闽、赣的三个陆军集团军与东海舰队,任务是应对台海冲突与美国、日本的军事挑衅;南部战区司令部驻广州,陆军机关驻南宁,下辖粤、桂、湘、黔、滇、琼、港、澳的两个陆军集团军与南海舰队,任务是应对南海与东南亚的军事斗争;西部战区司令部驻成都,陆军机关驻兰州,下辖川、渝、甘、宁、疆、青、藏的两个陆军集团军,任务是维护西藏与新疆的稳定并防范印度与美国的军事挑衅;北部战区司令部驻沈阳,陆军机关驻济南,下辖辽、吉、黑、鲁与内蒙古的三个陆军集团军与南海舰队,任务是维护东北的稳定与朝鲜半岛的军事斗争。五大战区着重整合陆军、海军、空军与火箭军形成军队联合作战体系,实现跨区兵种的战区内垂直与多相的指挥与联合协同的作战以强化机动力与联合指挥作战的能力。如果台湾统一变成现实,东部战区巩固台湾防区的任务势必加重,战区范围由此而势必扩大而相邻战区范围势必缩小,抑或五大战区至少要减少到四个。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中国人民解放军巩固台湾统一成果的压力将主要来自美军,由此而调整战区也有必要参考美军的战区划分意图。目前美军已在全球划划出六大战区,即印太战区、欧洲战区、南方战区、中央战区、北方战区与非洲战区。其中,印太战区司令部原为太平洋战区司令部,总部位于美国夏威夷斯密斯兵营,是各战区联合司令部中规模最大、责任区最广的一个,覆盖整个太平洋以及大部分印度洋,陆地上包括东亚、东南亚、南亚大部分、大洋洲乃至南极洲,台湾统一后中国东部战区扩大为新的战区后预设的作战对象势必要参考美军在上述区域的军事部署动向。美军国防部长马蒂斯已扬言:美军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变更为印太战区司令部就是要应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崛起,“鉴于印度洋与太平洋日趋连通,所以更名。”pacom变成indo-pacom,整合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军事资源有利于美军以台海危机为抓手围堵中国的国防力量。美军对华作战构想从来就不是局限于“中国东南沿海”一个方向的,迪戈加西亚岛及其毗邻的印度也将被纳入美军应对台海冲突的联合作战范围。太平洋战区最后一任司令、日裔将军哈里斯毫不讳言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等国对该地区的影响,“强大的竞争者又回来了,我相信我们正在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印太战区正在发生自由与压迫的远景之间的地缘政治竞争……每次我都警示新的威胁,亚太必须发生改变——中国是强大的挑战者……二十七年的和平假日结束了!”他在这里引用的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美国的二十七年“海军假日”典故,中国的媒体也常拿哈里斯的日裔血统+鹰派言论说事。哈里斯退役后被任命为美驻韩大使,其日裔+鹰派定位进一步将台海局势与美日韩联军部署拉近了。由此,台湾统一的连锁反应将从“四海(黄海、东海、台湾海峡与南海)联动”扩大到“两洋(太平洋、印度洋)联动”,辽宁省与西藏自治区等朝鲜与印度的陆地毗邻区域应针对各自的大规模陆战风险调整战区,东部战区范围有必要扩大到山东省与云南省。

至于美军与中国毗邻的中央战区与欧洲战区,主要假想敌分别是伊斯兰世界与俄罗斯,阿富汗撤军标志着美军在中亚转攻为守,所以俄罗斯如何通过战区调整应对北约联军的压力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要重点参考的外军动向了。2021年俄罗斯北方舰队正式升级为独立的军事行政单位,即俄罗斯第五战区。该战区的辖区包括科米共和国、阿尔汉格尔斯克州、摩尔曼斯克州与涅涅茨自治区,背景是北约联军与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角逐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而加速升级。最近俄军持续加大对北方舰队的投入力度,间接表明俄军是有应对其西部战区、南部战区与中部战区遭到的北约联军压力的实力的,中国军方只需予以配合与鼓励。

至于如何配合与鼓励俄军在亚欧大陆腹地对北约联军的抗衡,中国人民解放军还要根据自己有可能面对的大规模陆战调整战区。截至目前,较有可能迫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卷入的大规模陆战依次来自印度与朝鲜两个方向,前者有中国配合与鼓励的“巴铁”抗衡,后者则有俄罗斯东部战区分散美日韩联军的精力,所以中国以西藏自治区与辽宁省为前沿调整战区要根据任务轻重缓急之别确立辖区结构。显然,未来的北部战区范围宜向北缩小而西部战区范围宜向东扩大。

分析到这里,中国未来的四大战区也就初露端倪了。至于政治意义高度敏感的首都应划入哪个战区,俄罗斯的莫斯科所在的西部战区似能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有所启示。中国的地理中心在陕西省一带,北京的地理位置偏向中国版图的东北一侧,以至于迁就北京的中部战区的陆军机关所在的石家庄的纬度比北部战区的陆军机关所在的济南还要高。即使有必要以北京为中心保留中部战区,考虑到台湾统一后东南方向成立新的战区势必扩大辖区范围,加上西部成立新的战区兼有应对印军的挑衅与配合俄军应对北约联军的双重军事压力,新的中部战区只需保留一体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京津冀三地以集中精力维持中部地区防务。北部战区可将山东省划入针对“两洋联动”的新的南部战区的辖区,辽、吉、黑与内蒙古四地足以集中精力应对来自朝鲜方向的大规模陆战,如果由此而诱发海战则可交由南部战区纳入“两洋联动”的海战方案。应对印军的挑衅与配合俄军应对北约联军的双重军事压力意味着西部战区也有必要扩大辖区,相比之下陕西省与山西省纳入西部战区则其应对来自印度方向的大规模陆战的效力会更显著。剩下的就都能并入南部战区了,尽管鲁、豫、鄂、湘、黔、滇六省及其东南一侧各省(区、市)的军事资源较之于其它三个战区优势显著,但“两洋联动”的军事压力意味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不得不最大限度地整合中国东南部较富庶的省级行政区。北中南西四大战区的售楼部宜分别设在战略纵深更可观的长春、北京、武汉与兰州,陆军机关不再另设于其它城市,以免“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名不副实.

面对美国等少数军事大国的挑衅与中国周边小国不得不“选边站”的投机倾向,中国的拳头不硬就只能“韬光养晦”而不可能“有所作为”了,拳头要硬则有必要收紧五指,所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区数量在不断减少。配合中国经济“三步走”的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既定分针更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既不畏战避战更不好战浪战,未来的战区调整也要在备战与止战之间找到“黄金分割点”,所以上述战区调整预测也不可能一劳永逸而一成不变,短期战区范围微调在所难免。

如何预测美军未来的战区调整?自领导反法西斯战线打赢二战以来,美国在世界各地设立了五百多个海外军事基地,分别在上述六大战区的地盘上挥舞美国的霸权主义大棒不断挑起军事冲突,简直就是一百年前殖民地散布在世界各地的英伦三岛“日不落帝国”的2.0版。试看美军六大战区,时代不同,侧重点也不同。二战后美军分散到六大洲四大洋,美国政界觊觎世界霸权的野心随之而迅速膨胀。1947年美军成立欧洲战区与太平洋战区,背景是美国发动的冷战以苏联为主要假想敌。美国先在欧洲控制以德国为中心的中欧工业带,再对日本转移其夕阳产业打造反苏防波堤。1963年美军成立南方战区,背景是古巴导弹危机。1983年美军成立中央战区,范围覆盖西亚、中亚、非洲东北部与印度洋北部,背景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泛滥成灾与苏联结盟印度。2002年美军成立北方战区,范围覆盖美国本土、阿拉斯加、加拿大、墨西哥与加勒比海一带,背景是911事件。2007年美军成立非洲战区,背景是非洲自然资源开发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加速攀升、非洲战乱加剧导致大规模的恐袭与难民等问题波及西方国家与“中国-非洲峰会”对中国的国际地位的提升。美军六大战区的设立都是美国针对不同时期不同对手崛起的及时回应,每个新战区的问世都与其霸权主义思维定式息息相关。2018年美军的太平洋战区向印太战区扩大,背景是“斯皮克曼预言”在中国与俄罗斯的应验。1942年焦灼的二战还在扩大战场,但美国“边缘地带论之父”斯皮克曼已在思考战后世界秩序的塑造了。“美国最大的敌人是德国与日本,但这两个国家在综合国力层都存在严重的缺陷。由于苏联的参战,德、日的大陆交通线被断绝;英、美海军则牢牢控制着海洋,等于又切断了德日的海上交通线。德、日成了断裂性联盟,战败只是时间问题;英、苏、美是交通连贯、可以互通有无的联盟,所以美国要跳过战时的军事对抗看到战后的政治格局。”德日战败后英法也衰落了,苏联则剩下半条命且同样有出海口受限的地缘战略缺陷,美国如何应对这个最大的潜在地缘战略对手?根据麦金德的“陆权论”,苏联最大的优势是背靠北冰洋而雄踞亚欧大陆“心脏地带”,战略纵深最大且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但苏联向外扩张时也会因此而遭到这种地形的限制,内陆文明可借高原反应自保,一旦向外扩张则要遭到逆高原反应的限制。相比之下21世纪真正搅动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的变数则是中国的民族复兴,这个地缘两栖国家也有可观的战略纵深而相当于特大号的德国。如果说德、日是美国的短期地缘战略对手,苏联就是美国的中期地缘战略对手,中国则是美国的长期地缘战略对手,这才是斯皮克曼给美国留下的地缘战略遗言的深层逻辑。美国霸权最早控制的是太平洋与大西洋,称霸印度洋则是其远景。如果说中国的问题就是太平洋的问题,印度的问题就是印度洋的问题,但后者更让美国力不从心,因为这里离美国本土最远。冷战初期英国退出苏伊士运河以东的势力范围,苏联则增加了在印度洋的军事活动,意在争得印度洋出海口以让苏联水手能在印度洋的温水中洗刷战靴。美国为了全方位围堵苏联而成立中央战区,苏联解体后谁又有资格去当美国的地缘战略头号对手?1999年美国回头把俄、中、印三国并列为潜在的地缘战略对手而在相关地区不断挑起军事冲突,“斯皮克曼预言”一度被其自证,但911事件迫使美国相信对其威胁最大的不再是常规战争。小布什为此而远赴阿富汗与伊拉克打反恐战争,听不进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忠告而忽视了俄罗斯的潜在地缘战略威胁。美国在中东地区越打越乱越反越恐,中俄印等国则趁机收割反恐红利……越来越多的美国战略家急了,美国在特朗普式新孤立主义的旗号下地缘战略收缩的实质就是要以退为进再当“离岸平衡手”,利用后发国家着急与美国合作的心理激化亚欧大陆各国之间的地缘战略矛盾,比如脱欧矛盾、日韩矛盾,美国则只需扮演协调者与坐收渔利的最后参战者,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由此而换了一种表现方式。从奥巴马的“重返亚太”到特朗普的“印太战略”,美国不断加速强化对中国周边的军事资源的整合能力。这种能力当然不是要深入亚欧大陆,而是要利用美国的海空军优势困死中俄等亚欧大陆全国,印太战区由此而来。但印度的地缘占位比中国更好,在地缘战略上却充其量是个巨婴,谁去殖民印度都会被欢迎,所以美国应对中印两国的崛起时首先向中国发难,而中国又不肯屈服,美国明知这样会两败俱伤,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及其传统布局的惯性又会骑虎难下。1993年亨廷顿炮制的“文明冲突论”预测美国会从朝鲜半岛撤军,中国则乘机兵不血刃制服台湾与日本后挑起中越战争。美国介入这场战争后中国与伊朗、巴基斯坦结盟而将战火烧到欧洲与非洲,美国则与欧盟、俄罗斯结盟反制。美欧俄联盟击败中巴伊联盟后俄罗斯重新南下,美国又要掉头应对俄罗斯的挑战,印度与印尼这两个人口大国则乘机崛起。亨廷顿的假设重点是中美过度对抗会催生印度主导的国际秩序而同样会让美国陷入灾难,印太战区的司令部却仍设在太平洋,这会在印度洋造成美国无法控局的意外冲突升级。中美全面对决则中美俄欧四方都将付出惨重代价,只有印度能坐收渔利。但美国要担心的还有弗里德曼的《下一个百年》预言的两类国家:一是扮猪吃老虎型国家,比如日本、波兰与土耳其,其中日土联盟的概率最大;二是暗度陈仓型国家,即人口不断膨胀且能对美国方便地非法移民而实现底层颠覆的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国家。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垒墙、撕毁TPP等“退群”闹剧貌似疯癫,其实都是在火力侦查以退为进。但特朗普在对华问题上的判断与弗里德曼渐行渐远,加上班农等“中国问题专家”的不断误导,中美贸易战让美国欲罢不能却占不到什么便宜。拜登至今也没能拿出一个清晰的地缘战略方案,鉴于其组团遏制中国的野心之大,擦枪走火的战争迟早会在太平洋两岸爆发,上述别有用心的国家则会趁火打劫,那就不是美国或中国换个战区招牌就能解决的多边博弈问题了。

美军原有战区的优点至少有四个:联合作战指挥体系精干高效,联合化作战延伸至底层,战区内各军种深度融合,战区人员联合专业素质高。美军原有战区的问题至少有三个: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不够彻底,联而不合、合而不融的问题较突出,联合作战指挥存在情报误判等诸多“人”的问题。中国未来的战区调整应如何取其精华剔其糟粕?1996年台海危机缓解后中国东部战区的任务也随之而有了一系列的变化:进一步加强随时展开大规模岛屿登陆作战的能力,原来针对不同目标展开两栖登陆作战的任务几乎不复存在,在大规模岛屿作战的同时阻止或击败“敢于来援之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2016年七大军区压缩为五大战区后只有东部军区直接改为东部战区而辖区不变,这对其应对台湾统一后“两洋联动”的战备能力的相应提升显然不利。中部战区以承担战略支援任务为主而没有明确的任务目标,哪个战区告急就支援哪里,因此其辖区无需太大。随着高铁、高速公路与大型运输机的完善,部队的迅速机动能力越来越强,设立一线大战区的难度会越来越小。美国一旦挑起台海冲突,中国近海的韩国、日本、菲律宾、越南、泰国、新加坡等美国的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都有可能趁火打劫,域外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英国、法国、加拿大也有可能赶来分一杯羹,所以原有的东部军区与南部军区宜合二为一并扩大到毗邻的鲁、鄂、豫三省。

台湾统一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应及时接管台军基地、营房、战备设施与轻重武器,东部战区陆军第85集团军可常驻高雄,在大陆沿海招募义务兵,包括合成旅、装甲旅、防空旅、机步旅、高炮旅、陆航团、防化团与工兵团。未来的台湾省军区将隶属于新的南部战区,下辖部队由台湾省本级财政支出。进而成立两个机步旅收编台军并投入边防与抢险,改编其海军后可在台湾省军区成立两个海军旅配合海防、反走私与抢险,改编其空军后可在台湾省军区成立两个空军旅配合国土防空与雷达警戒,成立武警部队并下辖二个旅,在大陆沿海招募义务兵负责镇压暴乱、内卫与治安。台湾以东可设立西太平洋防空识别区,以日本的防空识别区与上海市的距离为标准确立与日本、菲律宾与美国的马里亚纳群岛的海岸线的距离;台湾以南可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以“九段线”为标准确立与菲律宾、越南、文莱、马来西亚与印尼的海岸线的距离。北海舰队、东海舰队与南海舰队应扩大防区,比如配合空军分别巡航原有的东海防空识别区与新的西太平洋防空识别区与南海防空识别区,进而在吉布提以东为“海上丝绸之路”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