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动态频道 >> 华裔动态 >> 动态首条 >> 正文

人、性与人性的梁漱溟式新儒家道德拷问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1918117日,粱漱溟与父亲梁济聊起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话题。梁济问:“这个世界会好吗?”粱漱溟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梁济叹道:“能好就好啊!”但只过了三天,梁漱溟的父亲就投净业湖自尽了。不久,因为嫖娼事件发酵而被北京大学开除公职的陈独秀出走上海联俄结党,而梁漱溟则一度投靠山东军阀韩复榘实验“乡村建设”……

新儒家之一粱漱溟的《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晚年口述》一书的封面是老人肃穆的头像,“这个世界会好吗”七个字醒目而摄人心魄。梁漱溟最活跃的一百年前的中国恰恰处在社会大动荡的风口浪尖,少数抱有民族大义的仁人志士在民族苦难面前则有不同的选择。民初学者王国维也像梁漱溟视为父亲一样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毕竟还是有乐观者选择负重前行的,追问“这个世界会好吗”的梁漱溟就是其中的一员吧!梁漱溟号称“中国最后的大儒”,老先生自己的总结是“独立思考,表里如一”。这八个字看似简单,但在特定的情况下能坚持到底就不简单了。关于儒家,柏杨的《中国人史纲》一书的评价很有意思,“儒家学派缺少一个完整的哲学体系与一个为一种观念概括统摄而前后一贯的逻辑。”但孔子毕竟是个经验丰富而能洞察人生的智慧老人,他所说的格言隽语已能充分表达儒家思想的要领。梁漱溟曾说:“人类不是渺小,是悲惨,悲惨在受制于他自己(制与受制是一)。渺小是最错误的见解。几时你超脱了自私,几时你超脱了渺小。悲惨大意与罗素那对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相似吧。渺小是不是肉体?与之相对的是伟大的思想?这个世界会好吗?”也许梁漱溟这句话担忧的意味多于疑问,进而甚至能穿越时空而与好莱坞娱乐片《蠢蛋进化论》异曲同工,后者的大意是未来的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智商直线下降。姑且不困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单单这样的娱乐片分类就有辛酸讽刺的意味在先了。《预见未来》里的凯奇明显的老了,现实中的我们也无法预见未来,这个世界还能怎样?芸芸众生似乎偏好充满刺激的人生。举凡仁人志士必答:人人活的都很好,世界就会很好?抑或人在世界面前过于渺小,人人活的都很好也不等于世界就会很好?

姑且不论《预见未来》要面对的逻辑悖论,即便有个别人能预见未来又能指望什么?《蠢蛋进化论》的另类答案是:这个世界的未来会变得越来越糟。该片里的Idiocracy显然是Idiotcracy的合体,而曾被中国人崇拜的“德先生”则是demo(人的、民的)与cracy(管理)的合体,两个cracy是一个意思吗?idiocracy在该片的实际意涵似乎是蠢人治国,idiot既含智力上本来之蠢又含因未受教育而无知无识之盲目。就算能如康熙那般文治武功又何必“向天再借五百年”呢?一来五百年后蠢人治国之下色情与暴力的原始欲望充斥于世界角角落落,二来“圣明”如康熙者不同样要靠文字狱以愚黔首?无论蠢人自治还是明君治蠢人,人类较之于传说中全知全能的某种宗教神明都不得不一直蠢下去。试看当今世界所处的后工业化时代,精英不愿生育,庸人则“醒时同交欢”而“儿女忽成行”。人类攀上食物链顶端后没了天敌,人口的无限膨胀就有可能导致这般后果,色情与暴力的原始欲望一旦脱离道德与法律的约束就再也无法隐藏在暗幕之后了。该片所谓的蠢人何以越来越蠢?该片男一号Joe的庸常在未来的蠢人之间反而掀起了波澜,只因其手上并无可扫描的身份信息。Joe并不隶属于这个符号秩序,而只有符号秩序之内的蠢人才是“正常”的。Joe获得的最终身份也只能是Not Sure,即不确定性。身份本来应是符号秩序之内的确定性坐标,又被命名为不确定性的Joe的“聪颖”也就成了符号体系之内最大的悖论。Joe的不确定性在蠢人之国呈现为某种溢出或伤口或某种被智商撕裂的社会死角,拉康所谓的“大他者”在此处足以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一方面通过语言风格的切换成功地让所有社畜越来越粗俗,另一方面继续靠媒介对愚人洗脑式娱乐而直至愚人别无出路。

据说东莞色情行业的广告短信曾发到某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手机上,尽管爱情属于人正常思维下的一种宝贵情感,改革开放后国人对人、性与人性思维越来越畸形了,尤其是没有办法判断爱情,上述东莞案例顶多只是冰山一角。中央电视台曝光东莞色情行业事件后特警的出击大快人心,其中媒体人起到了社会监督的引领作用,但政府与行政、司法角色模糊的警方都有很多问题暴露于其中且尚无定论。网民的相关反应却难得一见正常思维下的言论,讽刺还好说,支持色情业合法化的言论能说得上正常吗?一面是你的母亲、女儿去卖淫,一面是你的父亲、儿子去嫖妓,你自己该作何感受?引入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人、性与人性等三观上不再屑于换位思考,改革

发布日期:2021-10-11 10: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