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新闻中心 >> 巨擘要闻 >> 头条 >> 正文

核恐怖均衡: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最近时殷弘扬言:“我国应该主动销毁核武换取美国信任,不应该发展航母、远程攻击导弹等武器,还应该同意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只要中国销毁核武器,美国、日本等西方列强就会视中国为鲁迅笔下的“友邦”?!

滕建群曾对《南方周末》记者直言,冷战后核威胁不确定大大增加了,比如核走私引发的核扩散,有关国家的核材料与核放射源的保护漏洞很多(如工业用与医疗用放射源的丢失与被盗,核能产业复兴、大批核电设施投入建设与使用但生产、保卫安全文能同时跟上,国际恐怖势力蔓延而有证据证明制造“脏弹”或打击民用核设施都曾被纳入选择。现在一些传统武器的破坏力惊人,美国大力推动核裁军,把中国抬到与俄罗斯同等的地位,会不会是项庄舞剑,借削减核武器巩固其常规武器方面的优势?这有可能为常规军事竞争埋下了导火索。冷战期间美国造了大量核武器,花了不少钱,今天已不可能再花这么多钱来维持这么大的核武库。况且,早期的弹头差不多寿命也该到期了。美国高举建立“无核世界”的大旗可提升美国的软实力而为更有力地遏制核扩散埋下伏笔,还可利用其军事技术优势寻求常规军事竞争上的突破,比如导弹防御系统,维护其军事优势。现在战争的低烈度趋势,特别是在外空与信息战领域,美国进军的步伐越来越迅猛。美方并未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还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后门”,其对伊朗、朝鲜等国施压的意味十分明显。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第一代领导人就得出核武器并不万能、也不是致胜终极武器的结论。尽管核武器既有实战意义,也具备威慑作用,但中国从开始就把禁止与销毁核武器当成国际社会应承担起的义务,而自身研发核武器的目的也是用核武器消灭核武器。长期以来,中国国内对待美国核裁军政策上还存有争议。在使《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上,有学者认为中国应早于美国,从而保证在道义的主动地位,但也有人担心,一旦中国批约,美国不批,中国会处在进退两难境地,仍认为只有等美国批准,中国才会着手考虑这个问题,这样的争论还将持续。在核裁军政策上,中国应静观其变适时反应。

自二战以来,人类不得不站在核武火药桶上栖息生活,那么我们的人类文明会因此毁于一旦吗?但事实上,因为所谓“相互保证毁灭”的平衡状态存在,人类毁灭于核战争的可能性反而大幅下降,降到了安全线之下,这种政策其实是一种“纳什均衡”,因为各方都在竭力避免出现最糟糕的结果——人类灭绝。对立的双方只要有一方全面使用核武器攻击另一方,因为对方执行“相互保证毁灭”政策,反而造成双方都被毁灭的情况。表面上看似人类文明很有可能毁于核战争,但其实在无形间,“核冬天”反倒离我们更远了一些。冷战期间使用核武器“威慑理论”来作为一种重要的军事战略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但如果一国在对方发动的第一波袭击中就直接丧失核反击能力,那么有核武器也是白搭,所以二次核反击就成了各国需要掌握的重要能力,尤其是弱国。一旦核战争发生,各国撕破脸皮,核弹被发射了出去,那么威慑就失去了效果,人类也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所以早在1959年美国就已提出了成熟的核威慑理论:可靠的核威慑力量必须始终处于待激活状态,但绝对不能被使用。在这种情况下,“相互保证毁灭”理论的提出就成了保护人类文明的最后一道屏障,这一思想假设对立双方都掌握有毁灭彼此乃至世界的核打击能力,而双方都知道如果贸然发动核战争,那么自己也会在对方的反击下完全毁灭,最后没有任何赢家。这显然不是人类想要的结果,所以在这个策略进一步的假设中,双方都不敢发动首次核打击,于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原本政策极为强硬,嘴上总是挂着要“核平”对方的两方势力虽然仍然保持紧张关系,但核战争几乎不可能再会到来了,一种变相的和平也就轻易地营造出来了。当然,“相互保证毁灭”原则要求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个核国家,且彼此的核打击能力不能相差太多,否则相互制衡的条件根本无法创造。那么假设如果苏联没有紧跟着美国在二战结束之后搞出核武器,很有可能美国已肆意妄为地使用核武器打压对手了,这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相互保证毁灭”理论的核心或维持世界和平的根本就是威胁的可信度,即确信核打击(反击)顺利实施的能力,这时双方都需要在核武投射系统上下足血本,即使用不上也得疯狂向里面砸钱。另外最荒谬也是最有趣的一点就是,由于要保证相互毁灭,所以双方防御对方核武器的手段不能太强(比如某一方的导弹防御体系强到能确保拦截所有来袭的核导弹),不能让对方认为无法“核平”自己的敌人,否则“相互保证毁灭”原则立刻失效。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为了害怕刺激到彼此,就会不约而同停止研制或部署核武器,并签署限制反弹道导弹的相应条约,美苏两国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但2001年美国退出该条约,加之特朗普政府于去年正式退出的《中导条约》,这种行为就是在放任核战争。

一旦了解核恐怖均衡背后的机制,时殷弘恐怕就不会如此大度了。把一件事讲的有道理是很简单的,只需在自己的话语中隐含足够的假设就够了(但我们经常忽略自己的假设),而这种言论往往是极为片面的,因为他们的假设足够狭隘,却又忽略了其他的情况与因素。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发生,用博弈论这一工具论述核战略是必要的。战争也是一种博弈,而即便将军们有时会作出不理性的决策,不理性的或不符合逻辑的决策本身就没法用逻辑来分析。博弈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互动,那么博弈的基础自然就是参与人,参与人之所以要参与博弈,自然是因为他心里有一个自己的目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因为参与人在博弈中收获的大小并不仅仅取决于博弈所得,还与博弈所得在他心目中的重要程度有关,所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正是此意(基础较好的读者可理解成目标函数)。参与人具备的资源与能力(其实就是权力)决定了他的可能做出的全部行动,参与人会根据自己的目标与掌握的信息从中选出可选的几种行动,这些所

发布日期:2021-9-27 9: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