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新闻中心 >> 巨擘要闻 >> 头条 >> 正文

妖儒之前世今生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腐儒”或“书呆子”等相关概念对于每一个中国人(包括文盲)而言都生僻不到哪里去,但说到“妖儒”则未必能被所有的中国人如数家珍了。窃以为儒教催生的“妖儒”类似于基督教传说里的怪兽“利维坦”,而在霍布斯等西方资产阶级学者眼里,任何权力(尤其是世俗的中央集权政体)都有责任降服怪兽“利维坦”那种“嫉妒”一切秩序的怪力乱神。宗教迷信的危害“无问西东”,儒教神化孔子则“腐儒”变“妖儒”,尽管孔子本人从来不吃怪力乱神那一套。

“悟空问答”网有一问:从“焚书坑儒”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真的从没落走向复兴了吗?“大师兄1189”答:我感觉好像焚的是市井妖书与现在的邪教书籍差不多,反而医疗农业的书籍没有焚毁。坑杀的是迷惑人心的“妖儒”也能理解为骗子。儒家从宋朝开始逐渐被统治者扭曲利用,让其变成愚民的工具。近代在革命浪潮中儒家被很多革命者唾弃,导致民众对其的“厌恶”。现在要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对儒家重新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让他重新焕发光芒。“青青112431756”答:焚书坑儒只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及加强君主专制的需要。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也如上面一样,只是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权力的需要。“潘龙江悔恨写红尘情歌国家二级作曲”答:焚书坑儒是这帮书生自找的,因为秦始皇灭了六国,六国的书生不服气,一天到晚东造谣西造谣,秦始皇当然要灭他们呢。我的祖先潘金莲就是因为这帮书生造谣,现在千古骂名。“徐正跃常绿永不雕谢”认为,最初的孔孟儒学是春秋战国时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思想奇葩,这种诞生于人类早期的思想成果是非常了不起的,每个炎黄子孙都该为曾有这样的文明、文化祖宗而感到无比骄傲、自豪。但自从汉代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坐稳了江山的统治阶级就无师自通懂得一定要用儒家思想来确认他们统治的合法性,并且也是江山永固的唯一实践准则。接着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儒学成了我们这个民族唯一的显学。而且儒家思想成了不可置疑的、不证自明的垄断真理,也就扼杀了任何新思想诞生的萌芽,任何学说都再也没有向高级社会演变的可能性了……儒学变成“儒术”的真相则是统治的权谋,但这一套统治阶级的权术对建立真正的现代民主、法制国家历史已彻底否定了。儒术作为一种思想体系是该彻底扬弃的,但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它又是值得珍视、研究、传承的……学术的归学术,别跟现实扯得太紧密,否则就无法讨论、展开了。“子不是魚”认为,“焚书坑儒”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本质是一样的,为了加强思想言论控制,加强中央集权,打击地方势力。皇权极度膨胀,由于古代中国没有西方的两党制度,只能靠相权来制衡皇权,到了明代取消了丞相,使得皇权凌驾于法律之上。其恶果是让人只有一种思想,思考一种模式,服务一种国君,那就是“服从极权,要乖乖的。”百家争鸣的前提是诸国攻伐,各个学派都主张运用自己的学说救世。“焚书坑儒”坑的不仅仅是儒生,而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的一种手段。汉武帝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听从董仲舒的建议推出了统一思想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推行的“君惠臣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仁妇顺”本来没有问题,但董仲舒异化了儒家本来的思想,提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到了宋代,理学更加极端的提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目的还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儒家的没落或兴盛都是统治者加强极权而不在于儒家学说本身的价值,好比车子本来没有错但开车的人会制造车祸!统治者服从某种思想也是为了便利自己的统治,比如古罗马帝国的统治者信仰并推广基督教。古代读书人不多,识繁体字的人更加不多,即使到了毛泽东时代,很多农村人不识字,后来废除繁体字才让文化普及过来。所以鲁迅断言:“礼教吃人,繁体字是中世纪的厕所,是愚民的工具”。推广繁体字,儒家没有错,而是中国的封建王朝为了巩固统治基础。国家的政治、文化、国策都掌握在士大夫手里,到了明代推广“八股文”还是为了加强极权,因为给了儒生一种选择,一辈子就琢磨怎么考试,怎么中榜眼、探花、秀才、状元,就不会有异心。儒家自汉代强盛一时,到了魏晋道学兴盛,南北朝到武周则是佛学的天下。东汉末年儒家没落,州牧制度使刘氏子孙对中央政权的向心力减弱。“非异姓不得封王,非有功者不得封侯,异姓封王者天下共击之。”到了汉末,皇帝的命令无效,诸侯表面上尊王,但实际上各怀有异心。但东汉的骨头架子还在,加上北方稍微安定,没有敌人入侵,所以他们就互相斗来斗去,儒家理论基础被肢解。到了晋朝,道学兴起,因为战乱与人们充满悲情的思想。东晋时期五胡乱华而生命无常,人们信奉道学是为了解脱。南北朝时期战乱不止,统治者推崇佛学是为了让老百姓不要惹是生非。宋代朱熹、程颐改造儒学,把道家无为的思想、佛家禁欲末世的思想加以运用,提倡人们通过克制自己的欲望,从而达到“至圣至仁境界”。经典儒学提倡克己复礼天下归仁,朱熹更说吃饭不能讲究味道,吃饱就行。“存天理灭人欲”,人要达到至圣就必须消灭自己的欲望,“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气节”一词由此而来。宋至清中期,理学无法撼动。因为儒家理学这一套太管用,所以大兴“贞节牌坊”宣扬“贞节烈女”而裹足,这是理学发展到极致的一个标志,其中充满了禁欲主义的色彩,但对女性的身心摧残实在是罄竹难书。“焚书坑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本质是上为了加强思想控制,儒家本来没有错,而是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异化了经典儒学的本来面目。晚清“甲午海战”战败标志着中国儒学的彻底破产,蒋介石认为儒家能经历千年而不死是因为蕴含了有价值的东西,推广“新儒家”旨在复兴传统的优秀文化,但长久的单一的国家思想基于一个理论体系而形成的中华文化使得“妖儒”剪不断理还乱。佛学、道学、阴阳学也是国学的一部分,但总的来看还是儒家占上风。从“焚书坑儒”到“独尊儒术”再到宋代理学”本质都没变,一元化、单一化且模版化,都是为了专制统治。汉代儒家的确是复兴了,但那是异化的复兴,到了宋代才是真正的复兴,也是残害国人最深的一次。

发布日期:2021-8-26 11:1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