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思辨王长江教授的党内民主观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2021年“两会”期间,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提案放开车检垄断并对其严格监管,从而为其“共产党变成执政党后应为市场经济服务而不是继续为暴力革命服务”的立场再添事例。该提案本身并无反常之处,反常的是其“复出”背景并未引起广泛讨论。被“乌有之乡”网站视为“王长江反党证据”的2016年中央党校授课视频被曝光后王长江教授随即“被退休”,现在又以“两会”代表的身份继续对执政党建言献策,此事可否被视为执政党民主改革的一个风向标?

党内民主是发挥党员与各级党组织的意愿、主张的充分表达与积极性、创造性的要素之一,如何操作则难免见仁见智。党内民主主要包括四大部分: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与民主监督。中国共产党所有党员不论职务高低都享有党章规定的权利并应履行其义务,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应由选举产生,党的各级委员会实行集体领导与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党内讨论决定问题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党员有权了解与直接参与党内事务的权利。鉴于文革余孽对党内民主的蔑视与破坏,邓小平曾于改革开放之初大力倡导党内民主,“党内要畅所欲言”、“党内斗争要有原则”一时间流传甚广。在中共十六大期间,党内民主被提到“党的生命”的高度。如此高调不仅存在于党的内部,我党在国际政党交往方面也委婉地表示“党内民主对人民民主具有重要的示范和带动作用”。

至于党内的民主生活会,学习“掺水”、批评“失味”、整改“变形”、会议“空转”问题早已不是秘密,如何应对?第一,挤“水分”、补“能量”,理论学习有深度。理论学习要联系实际学、带着问题学、持续跟进学、融会贯通学,准确把握精神实质与丰富内涵,切实做到真学真懂、真信真用。聚焦学习研讨目标,坚持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筑牢民主生活会思想基础与理论基础,谨防当成“一般步骤”“普通程序”,避免出现学习“掺水分”、研讨“走形式”的现象。聚焦理论学习“薄弱环节”,抓住学思践悟“关键部位”,认真汲取“能量”、及时吸收“养分”,化“浅尝其表、不知其里”为“学思并行、达其要义”,不断将“理论学习”转化为“干事创业”的动能。第二,防“失味”、加“辣味”,批评检视有力度。敢于动真碰硬,坦诚相见,讲“硬气话”,说“明白理”,道“真意见”,坚决不弄“理论学习不到位”“基层情况不了解”式的“纸面化”“客套话”批评。勇于揭短亮丑,既要对自己下“狠手”,也要对同志说“丑话”,不敷衍自身短板、不避开同志缺点,坚决杜绝把自我批评变成自我表扬、把相互批评变成相互吹捧,真正“出出汗”“红红脸”“排排毒”“治治病”。第三,治“变形”、正“方向”,整改落实有效度。坚持问题导向,对会前征求的意见、自我剖析的短板、互相指出的弱项按个性、共性“清单式”分类、“条目式”分配,做到整改任务清晰、成效目标清楚。坚持从自身做起,坚决摒弃“不想改、懒得改、没时间改、应付检查突击改”的心理,敢于直面问题、正视短板,刀刃向内、带头整改,切实以刮骨疗毒的勇气“治病”“祛毒”。坚持跟踪问效,规划整改“时间表”,明确整改“路线图”,杜绝“数据整改”、“材料整改”,实行“挂图作战”、“销号管理”,校正“方向”、拧紧“开关”,让思想“勿惹尘埃”见实效。

2009年王长江教授出版的《政党论》一书介绍了如何使党的组织运行灵活而有效,如何防止权力的侵蚀。王长江教授认为,政党可为了贯彻整个党的意图而制定纪律约束党员,但政党又是人们为追求共同价值自愿组织起来的,参加组织者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集合的。所以,每个成员的自主性是政党不可或缺的原动力,有效的党务管理就是要在二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将二者整合成集体的意志与共识。政党首先以执掌权力为目标,但权力对执掌者有强大的腐蚀性。权力的巨大能量往往使掌权者在向政治目标前进的同时也获得相应的利益,这种利益有时会挑战政党赖以使自身凝聚起来的价值,从而使政党原先的价值发生畸变。所以,如何既有效运用公共权力实现政党的政治目标又避免权力的腐蚀是政党必须面对的问题的重大课题。该书试图确定一种政党政治研究的基本框架,在这个框架下通过探索政党活动的普遍规律性促进政党内部民主的研究与思考。

王长江教授不认为党建研究只是对中央文件与领导人讲话的阐释、没有政治风险与学术含量,而是要在党建进入深水区的情况下研究影响中国走向的核心问题的学问。因此,研究党的建设不但需要理论勇气,而且有时需要有比研究其他问题更大的理论勇气。其实,党的建设理论与实践的前进向来是需要勇气的。中国共产党的特殊性突出体现为两条:最初为领导人民闹革命而建立,形成一套有别于其他政党的党建理论是成就执政党事业的不可缺少的条件。中国共产党积累了丰富的建党经验,作为党的宝贵财富是过去克敌制胜的法宝;取得政权以后在无更多其他经验可循的情况下接受了苏共党建模式,这一模式与实行计划经济的发展道路相配套给当时情况下实现党的领导提供了根本保障,但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革命党时期与领导计划经济时期的党的建设经验都越来越暴露出局限性,何况当时情况下的党的建设本身也存在不少问题?因此,执政与领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更需要党员干部们超越过去的理论与经验,从“执政党应该是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这个党”的高度思考问题。这就必然对党的建设提出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的要求,没有足够的理论勇气则无法推动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正是由于党员干部们不断地把思想认识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与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与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与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党的建设才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局面。现在确立了完善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大力推进党建研究显得更

发布日期:2021-2-16 10: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