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新闻中心 >> 巨擘要闻 >> 头条 >> 正文

解构白左、黄左式自由主义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随着2020年疫情导致新的难民潮与特朗普对福利政治的废弃,曾被视为“绝对完美”的多元文化与白左式“政治正确”迅速成了世界各国重新讨论的争议话题。白左是“白人左派”的简称,特指有别于发达国家WASP里的少数左翼政治流派,主要是同情心泛滥成灾但又多数局限于说教的中产阶级键盘侠,所以在中国的主流门户网站上并不是很有号召力。其主要立场是:同情弱势群体或社会边缘群体,如流浪汉、濒危土著、非法移民;主张保护生态环境,包括不吃任何野味;反对性别歧视,包括同性恋。推而论之,黄左是亚洲(主要是东亚、东南亚)的黄种人里的少数左翼政治流派。根据西方化程度之别,日本、韩国、港澳台地区、东盟与中国大陆从沿海到内陆、从中高收入到中低收入的黄左成色逐级递减,进而从这两个维度上对上述三个立场也有从激进向保守过渡的大致倾向。

第一,白左与黄左是不是一丘之貉?近年来在北上广如果遇到一个同性恋,大家会觉得很正常,有时甚至会认为同性恋有某种常人不具备的艺术天赋。已有学者认为同性恋是让人快乐的一种方式,而快乐是人生最大的目的,所以必须捍卫每个人快乐的权利,这才是人人平等。但什么才是快乐?每个人的观点都会有独特之处。经济学细分到今天已问世了一种专门研究人的快乐或幸福的经济学分类,快乐经济学或幸福经济学据说代表了现在经济学界最新的研究领域。立足于经济学思想史的传统,无论斯密还是米塞斯、哈耶克都是基于欧美白人传统的观念秩序在思考,尤其是思想史意义上的人性论与认识论秩序,其中也内含着耶稣信仰的观念秩序。他们思考更多的还是人的问题,所以斯密更看重道德情操论,米塞斯直接用《人的行为》为其经济学著作命名。事实上,人的行为有很多种属性,为什么米塞斯如此看重人的行为?因为他更看重人的意义,经济学则只是其进路之一。但无论安兰德还是中国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者在人的意义的命题上至今都尚未填补空白,这是他们一头拜倒在安兰德面前的主要原因,在不同程度上也是中国自由主义学者普遍存在的问题。当我们讨论什么是快乐或幸福时,我们首先必须讨论什么是人乃至人性到底该呈现怎样的局面?所有关于幸福的理解都必须建立在人必须认识自己的基本问题之上。根据传统思想史的涌现秩序,有了观点就要大大方方说出,无论现在的学者发明多少新概念,传统意义上的人的概念是很难改变的。上帝创造人,而人的使命是荣耀上帝,所以人也重要,这是白左对人的意义的超验信心之所在。建立了对人的意义的超验信心,白左的工作就接近责任与使命的领地了。阿奎纳曾说,为了神学的发展,对哲学方法的借鉴很重要。这都是基督教思想史的共识,但很多基督徒既要自证真理在握又不愿思考问题。万事互相效力,你不勤于思索就是愧对真理。任何“上帝的选民”都必须承担知识启蒙的责任,“不以福音为耻”对白左很重要。从大势上看,福音兴旺则人类繁荣,福音衰落,则类败坏,白左做学问更是如此,所有的知识都是中性的。知识以福音为基石则知识就造福人,知识远离福音则知识拆毁人,所以上帝才说“他们建造,我必拆除”,因为人类总体上是愚蠢的,但这种人反而会骄傲,而骄傲者只配生活在废墟里。白左自由主义者以及尾随其后的黄左自由主义者(与马列毛左派对立)皆奉行罗尔斯的权利观:“人的权利高于终极的善”。他们都违背了关于人的意义的超验信心,在这个意义上犯的是同一个错误,短期来看有所不同,但中期来看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毕竟都只是读书人,无论西方的白左还是东方的黄左都感到了“人的权利”是一个值得深度思辨的命题,但理性的自负又促使他们不愿接受“上帝赋予人权利”的观点,所以才把人划定在一个小圈子里而提出“人的权利由人自己赋予”这样一个看上去很机灵的基准观念。这个观念同时犯了三个错误:缺乏源头意识,任何观念都是涌现秩序,任何涌现都有一个稳定的源头;把“人的权利”解释为“合作”的产物却不愿思考人的合作何以可能,所以在思考的进路上严重缺乏形而上学的参与,从而导致所有的思考都是当下的短视思考;放弃任何事物的界定都离不开参照系与坐标系的方法论常识,从而导致思想的片面性与知识的不稳定性。至于中国黄左自由主义者按中国传统文化的观念秩序说出来的“天道”就更显得短视而缺乏起码的想象力了,我们不妨大大方方纠正他们的说法,“上帝赋予人权力”而天是一个物理现象与科学研究的对象之一,人对着天要权利约等于人对着一块石头要权利。这样荒诞的局面意味着在美国的大学毕业的博士与中国本土跟着洋博士学舌的孩子同时在两个层面背离了常识:在原初立场上不能理解西方白人传统价值观的基本意义,把造物主的主观真理的秩序强行理解为中国文化传统观念中关于天的客观物理意义;他们学到的只是结果层面的西方自由主义,亦即现在弥漫在欧美大学的左倾民主自由主义,一种放弃了传统观念秩序而以福音为耻的消费型自由主义。在这个意义上,无论西方的白左还是东方的黄左都是反对上帝创造的秩序的,他们只是志存高远而孤芳自赏,每个人都幻想着自己正在干大事而构成了人性论意义上的一种顽固的理性自负的倾向,西方有,中国也有,将来还会更多。

第二,骂白左的中国人为什么往往会忽视国内的黄左?首先罗列黄左的三个常见观点,请大家自己衡量一下,看到这三句话后会有什么样的第一反应。基督徒比穆斯林的素质高一点;日本人比中国人的素质高一点;北京人比河南人的素质高一点。第一句话在今天的中国不会有多少人反驳,甚至会把这句话说得更夸张、更极端一点也不会有人反驳,你只要看看中文互联网世界的舆论中对穆斯林的一片喊打喊杀声就明白了;第二句话在今天的中国会有所争议,在知乎的舆论氛围下这句话往往就是一句偏正确的话,但在微博领域认为其正确与认为其错误的博主往往会为此而吵起来,而在某职高学生的 QQ 空间可能认为其错误的人会很多;第三句话在当今中国简直是绝对的政治错误,基

发布日期:2020-6-4 14:4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