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中国书法的另一个起始——鸟虫篆

华裔网作者:王世民

 

    说起鸟虫篆,我们不能不说起年近七旬的王祥云对鸟虫篆倾注了毕生的精力,在对数百件青铜器上一千两百多个铭文仔细研究后,他发现鸟虫篆不但有着迷人的线条,高贵的出身,加之汉代之后仅在皇族及士大夫间流传,而成为一种高雅的贵族艺术。鸟虫篆作为中国古代重要书法形式,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郭沫若称其谓“中国书法的源头”。

  “鸟虫篆应该是界于形象与符号之间的一种文字,既是图像,也是符号,在甲骨文、金文之前。”王祥云说,“鸟虫篆文字构形中,改造原有的笔画、使笔画线条盘旋弯曲,或在字形周围增加象鸟、虫装饰,是甲骨文、金文浓妆繁饰后花写的结果,常见于青铜器铭文与印章之中,其独特的文化内涵和艺术表达方式,传递了古代文明的基本资讯,是解码古代文明的秘密钥匙。”

  从考古发掘商周时期青铜器铭文内容可以看出,汉代之前的鸟虫篆存在吉祥、诚信等大量信息,加之观赏性强,长期流行于王族及士大夫之间。汉以后,随着篆书时代的结束,随之而来的便是鸟虫篆人才的凋零。因为识读性差,决定了它是只能是小种,稀贵、罕见而鲜为人知。再现这些鸟虫篆书体文字,展现给世人的是优美华贵的艺术造型,神秘幽邃的传统文化。

  鸟虫篆源于何时,没人知道,但用它来进行信息记录,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开始被大量使用。“鸟虫篆最早被称为虫书,这一名称源于许慎的《说文解字》中,汉代以前的史料中,没有发现鸟书、虫书或者鸟篆,这样的称谓。”王祥云称,“《说文解字》中称,秦时有八种官方通用的文字,分别是大篆、小篆、刻符、虫书、摹印、署书、殳书和隶书。”

  这是鸟虫篆作为一种书体名称,正式出现在书法史上。秦代统一六国后,废除诸国文字,独把鸟虫篆保留下来,成为秦代八种书体之一。

  班固在《汉书》中将虫书与古文、奇字、篆书、缪篆共同列为官方通用文字,是汉代六种书体之一。王莽新政后,把虫书称为“鸟虫书”,鸟虫书作为一种书体正式出现在书法史上。今天,仍有人沿用这种说法。

  在中国的史料中,鸟虫篆先后被称为虫书、鸟书、鸟篆,除了《说文解字》与《汉书》之外,《史记》、《后汉书》、《三国志》、《二十四史》等古代文献,对这一书体都有记载。

  对于起源,学界有四种说法。其一是商代,依据考古发掘的《玄妇方壶》、《越王矛》、《越王剑》及用戈等出土文物上的铭文。其二是图腾崇拜,依据是殷商甲骨文卜辞,商人把先祖王亥的名字,“亥”字上附加鸟形。其三是源于周代。其四是春秋战国,依据是出土的青铜器铭文。

  按照史传加考古发挖的实物例证,鸟虫篆的起源最晚为商周时期。这意味着商周至汉代,鸟虫篆作为书体至少被官方使用达千年之久。

  王祥云从《山海经》中的图腾纹饰开始研究,在对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殷商青铜器、玉器、漆画等文物上的纹饰、图案深入研究之后认为,龙、蛇、鸟、兽、人多种动物和复合动物形象是鸟虫篆的源头。随着文字的发展,一步步被简化,并表现在文字上,最终有鸟虫篆这一独特的文字。

  按照王祥云的研究,鸟虫篆主要在越、吴、蔡、曾、宋、徐、齐、晋、中山等长江流域的诸侯国,从出土有文字的青铜器上看,这些鸟虫篆文字千姿百态、色彩纷呈,地域不同,风格各异。

  越国的鸟虫篆有两个特点,其一,尖嘴写实的鸟为饰笔,其二,几何线条化的饰笔,这是虫的简化写法。这两个特点在早期的《越王之子鸠浅剑》、晚期的《越王州句剑》、《不光剑》及《岣嵝碑》等出土文物得以印证。吴越虽为近邻,但鸟形纹饰却与宋、蔡两国相似,总喜欢在鸟形弯曲处增肥加粗,蔡国的鸟虫篆以鸟、龙的足作为饰笔,鸟的嘴巴张开。楚国的风格多样,既有写实的鸟也有简化的鸟虫,还有添肥飘逸的“蚊脚书”。此外曾、宋、徐、齐、晋、中山等国风格不同,表现各异。

  从考古发掘的青铜器铭文可以看出蔡、曾、徐、宋、吴、越等国的鸟虫篆深受楚国影响,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蔡、曾、徐、宋、吴、越等国曾为楚国附属的历史。

  鸟虫篆在长江流域大量被发现,与历史有关。周时,南方各国长期受周王朝中央政府的歧视,这令南方诸国气愤又无能为力,只能奋发图强。

  鸟虫篆源起图腾崇拜,并非凭空想像,作为崇尚美的民族,先民把字装扮美化,作为视觉符号用来欣赏记事,是古人情感的体现,精神的寄托,也是对美的追求。作为巫觋文化,它是古人探索宇宙的通神工具,用以“交天地,通神灵,祛邪纳福”。在这方面,楚国人更为讲究,在奋发图强的同时,尤为重视文字本体美化。也正因为如此,在自己强大之后,便将所创的文字传至南方诸国,一为展示艺术风采,二为炫耀自身实力的强大,著名的《王子午鼎》便是例证。

  汉代以后,鸟虫篆失去往日风彩,只能在印章中生存,宫廷中延续,但鸟虫篆那种生动活泼的灵秀之气和高度的艺术创造性,是其后任何一种书体,都难以达到的,它在没落的同时,进入宫廷,延续它高贵的出身与优美的风姿。

  《汉书》记载,西汉初年,鸟虫篆作为六种书体之一,由太史用来课试学童,仍是官方通用书体。《后汉书蔡邕传》中称,皇帝把数十名鸟篆的艺人召到身边,相互学习。《后汉书阳球传》中记载,臣下在给皇帝的献书中,到处都能看到鸟篆的书体。

  唐太宗李世民、女皇武则天、唐代书法家卢鸿一、唐玄度都是鸟虫篆书写的大家,欧阳询更是八体兼妙,宋代的郭忠恕、蔡襄都善写鸟虫篆,宋徽宗曾亲自用鸟虫篆书写了千字文。黄庭坚称,只有他和张长史(张旭)、狂生怀素三人是数百年来把鸟虫篆笔法引用到行、草书中,并引以为豪。

  明崇祯年间潘鸿渐作的《三十二篆金刚经》,其中就有鸟篆、龙书、雕虫篆。

  作为古代书法艺术的鸟虫篆,除了《说文解字》、《汉书》记录外,孙过庭的《书谱》、张怀瓘《六体书论》、唐玄度的《论十体书》、韦续的《五十六种书》都有论述,但对于释读与笔法,大都未涉及。而要释读这些古文字,就必须弄清哪些是字,哪些是纹饰。

  王祥云说,鸟虫篆的纹饰有四种,其一,单鸟位于字体的上、下、左、右;其二,双鸟分置于左右或上,或下;其三,在字形上增加简化的鸟、虫等纹饰;其四,增加虫、爪等形状。

  要认知鸟虫篆,必须要有甲骨文和篆文常识,近而区分字与纹饰。王祥云解释称,《王子午鼎》中铭文“孝”象一位跪坐的母亲,怀抱孩子,若掌上明珠,是人类养育子女永恒的写照,其寓意是让子女记住,对母亲要“孝”。“子”则如初开的喇叭花张着大嘴,像一个稚气的孩童,两条细叶则成细嫩的手臂,高高举起似哭似笑,看来古人已经把孩童比喻为花朵了。

  越是生涩难懂的东西,越显尊贵。汉代之后,鸟虫篆不再被官方认定为通用文字,但这种给人以美的享受的文字并没有消失,反而因为在宫廷延续而越来越尊贵,成为后世王朝专属的贵族文化。它在退出通用文字历史舞台之后,延续长达两千年之久,最晚的史料记载现于清咸丰年间,此后从民众的视野中消失,只剩下传说,甚至被称为民间杂耍。

  作为中国书法的起源,鸟虫篆艺术从远古的图形文字起步,作为高雅的宫廷贵族文化,从商周到秦汉,一直延续到清代,每一个文字背后都有一个精彩的故事,先民们用这种优美线条与天神勾通,与地鬼交流。

  “观天地之变,观鸟兽之文”,“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鸟虫篆之美,美在形,美在它能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古人用这种图像与符号沟通天地,祈求上苍赐福于民,泽恩于世,赏其形是谓艺术,解其意便是懂古人,能撰其文便是在传承中华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