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招降纳叛”开民族水墨动画先河

华裔网作者:陈晨

特伟是上海美影厂的创始人。

《小蝌蚪找妈妈》是世界上第一部水墨动画片。

“招降纳叛”开民族动画先河

特伟原名盛松,1915年生于上海。在从事动画事业之前,特伟是著名的漫画家,曾出版《特伟讽刺画集》和《风云集》。1949年在长春电影制片厂负责组建美术片组,1950年该组迁至上海,并于1957年建成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特伟任厂长。

1955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在威尼斯动画电影节上获奖。1956年,特伟提出“探民族风格之路”的口号,并且身体力行地将这个主张贯彻在他执导的《骄傲的将军》中。

《雪孩子》的导演林文肖初入美影厂时就跟着特伟做《骄傲的将军》,当时她还只是个原画师。“当时我们跟苏联学习,找了两个演员,让他们做动作摹写,发现不行,整个过程都白费了,推翻重来。特伟决定向京剧学习。”

特伟把将军的造型脸谱化,动作也糅入了京剧舞台元素。为了这部影片,特伟率领创作人员到绍兴大禹陵体会古时情调,并请来了著名作曲家陈歌辛为影片作曲,陈歌辛把琵琶的经典曲目《十面埋伏》中的片断融入画面,表现将军四面楚歌时的彷徨与悔恨,水乳交融,令人耳目一新,为中国民族风格的动画片打响了第一炮。

特伟最突出的贡献当属开创了水墨动画这一中国风独特的动画风格。1960年特伟把水墨画的技法与风格引入了动画电影。拍摄了世界上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将当时许多人认为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变成了现实,震惊了国际动画界。同济大学教授杨晓林在谈到这部动画时表示,“这虽然是一部面向少年儿童的动画,但同样显示出极高的审美品味。今天当我们说到‘低幼’时仿佛成了一种贬义词,但老一辈的电影人曾经做到了让为儿童服务的动画激发大人的童心,天真而不幼稚。”

段孝萱认为,特伟的重要贡献还在于,他把“美术片发展成为中国美术界的一部分”,“当时我们确定了‘美术片’的提法,不是卡通动画,范围更广,美术界的朋友都愿意参与进来。好多片子的艺术设计、背景设计后来都成了一代名家。《等明天》是黄永玉做美术设计,《狐狸与猎人》找韩美林,当时他还不是大艺术家,身处‘文革’风暴,特伟就敢于把他请来。”美影厂前任厂长常光希接茬说,“当年特伟招了别的单位不敢要的人。他在‘文革’中最大的罪名就是‘招降纳叛、结党营私’,但这些人为美影厂的动画学派做出各方面的贡献。”

美影厂是一代动画人的“大学”

在研讨会上,老美影的艺术家们感慨最多的还是当年在特伟领导下整个美影厂的创作氛围。

《天书奇谭》的导演钱运达回忆说,在特伟领导美影厂期间,他尤其注重发挥艺委会的作用,“当时艺委会常任成员有十几个人,每次开会艺术争论的气氛都特热烈,学术氛围是很浓很重的,经常争得不可开交。老伯伯总是最后归纳发言,众人听后都是心服口服的。”

段孝萱则记得,当时他们一批年轻人进了美影,就像重新上了一回大学。“除了平时工作,我们周末都是上课的,老伯伯会请很多老画家、音乐家、戏曲专家来讲课。他认为综合性的美术片必须有综合的艺术修养。我们那时候中学毕业就来了,没有那么高的修养,在美影学到了很多。”

在美影厂工作了35年的作曲家金复载写下《三个和尚》、《哪吒闹海》、《山水情》等影响广泛的美术片音乐。他坦言自己刚被分配进美影时并不开心,因为觉得美术片是“小儿科”,而在美影厂,他却获得了极大的自由去创作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在那个年代,艺术家往往不完全能表达自己的心情,但是特伟很开放。《雪孩子》和《三个和尚》是同一年出的,音乐风格如此不同,这就是美影厂的风格氛围所促成的。当时整个厂都在求异,既不要模仿人家,也不要重复自己。”金复载表示,“就我个人的艺术生涯而言,美影厂是我的大学,比音乐学院更重要。”

在严格的意识形态下创新精品

精益求精,是今天老艺术家回忆当年在特伟领导的美影厂工作的另一个印象。

老伯伯当时会根据不同人的风格给出指导,博采众长。对于自己导演的作品,“特伟要求每一个动画师给他汇报工作,要讲出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在理解他的导演意图后做加法。以至于许多同志当时都不敢进他的办公室。”

水墨动画摄影师段孝萱以制作《牧笛》为例,整个摄制组在广东和放牛娃一起生活了两个半月,“我们拍了很多照片,还用手提摄影机拍牛的动作,都是从现实生活里提炼出来的东西。最后《牧笛》每个镜头都是一幅优秀的画作,这是他的要求。”

复旦大学教授周斌发言称,“特伟在中国电影史上有特殊贡献和重要地位,我们纪念他,主要提倡他的三种意识:创新意识、精品意识、人才意识。创新是时代共通性话题,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非常严格的创作导向,《牧笛》并没不符合当时主流倡导的文艺价值观。而当时美影厂出品的动画都是从艺术本身出发的,这一点非常难得。”

发布日期:2015-8-23 11: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