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要闻 >> 正文

大学生频繁受害事件之所思所感

华裔网作者:田宝祥

希望,每一个活在这世上的女性,在这个有些危险的社会上谋求出路的同时,也不忘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捍卫自己的人格意志。

——传媒大学研究生周云露遇害事件之所思所感

我们所面对的生活是冷漠的,我们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善良,于是,我们开始怀疑一切,到最后,不得不怀疑我们自己。

——题记

八月的北京,燥热难耐,一个人坐在寝室,对着电脑和书,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该悲伤,还是该庆幸。

不知不觉,周云露被害已有两日。读了几页微博上的评论文字,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学生遭受侵害的事件,终于在这个信息爆棚、娱乐泛滥的时代,第一次受到了全民之关注。然而可悲的是,社会病态的面貌似乎也被赤裸裸地呈现和还原了出来!

我08年考上西北师大,12年毕业,在北京工作了两年,14年考上研究生。18岁到25岁,也许是人生最好的时光,然而,我所经历、听闻以及窥见到的一切,却并非如此。过去的七年里,大到国家的数据统计,小到大学校园的问卷调查,可谓铺天盖地、多如牛毛。然而,针对大学生自杀、遇害这一沉重而敏感的话题,竟不曾有哪怕一份详实而深刻的报告公诸于众。

这几年校园暴力事件频发,自杀和被杀,已成为架在每一个女大学生脖子上的两把隐形之刀!试问:我们的社会还能不能给美丽、温柔、知性、善良的年轻女子一些自由喘息的空气?是不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非得经历性骚扰和身体的伤害,才能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女性?如果真如曹雪芹所言:“男人是泥作的,女人是水做的”,那么,身体和意志上略显强势的男性,是否应该痛定思痛、反省一番:我们怎能忍心伤害如自己母亲、姐妹一般,拥有纯洁气质与纯真天性的女性?何时,我们才能不被那部分过分膨胀的、恶心兮兮的性欲所左右,而真正成为有道德自觉的人?

周云露遇害,一些人站出来大放厥词,断定李斯达是个行为怪谲、思维异常之人,因为发泄杀了自己的同学。李斯达固然“怪”了一些,但这样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说社会上百分之十的青年,都是有着情感缺陷、道德缺失的怪物,都不见得过分!倘若他们一个个全都像李斯达那般穷凶极恶、作奸犯科,那岂不是要人人自危、天下大乱?理智地讲,没有一个人想当怪物,怪物都是被环境异化了的,一味地指摘一个人的个性和略显病态的生活方式,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我们所面对的这个社会,是一个十足的问题社会。如果不能发见问题之所在,迟早有一天,就会被问题给吃掉。如同我们的首都北京,已经被黑中介、二手贩子、广告商、皮包公司啃得不成样子了!可以说,大江南北,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骗子、流氓和凶手流窜,小乡镇不例外,大都市更是如此。一到寒暑假,一些个小公司像发了疯似的,四处散布小广告,还有可恨的传销组织,怎么除都除不干净,上当受骗者何止千百!试问:这样恶劣的社会境遇,我们的大学生还敢去做兼职、赚学费、长经验吗?除了自己的父母和老师,还有谁可以信任?在狡黠、冷漠的社会败类那里,大学生的诚意、努力、眼泪和心血,值几个钱!

我们总说大学教育出了问题,试问:单单只是教育出了问题吗?人之为人的道德良知都不复存在了,还谈什么责任、担当,什么使命、梦想?现在这个社会,人人张口闭口谈“能力”。我只想说:且住嘴吧!一群虚伪的只会装神弄鬼的小丑!我们读大学,就是为了读书,即便人人都读成了书呆子,与这个社会又有什么妨碍?如果我们学习的目的仅仅在于应付考试、在于毕业后谋一份像样的工作,那这样的大学不读也罢!

大学,曾经是无数人梦想中的象牙塔,而今,睁开我们的眼睛看一看吧!学校附近,到处是KTV、台球馆、啤酒摊、小旅馆、性用品店。实体书店,哪怕是二手书店,都没有像样的几家!说我们的学生如何不成气候,我们的大学老师和他们所营造的学术环境又能好到哪里!很多老师,道貌岸然,学术成果掺杂水分也就罢了,反正人人都花钱发文章,师风师德竟然也有问题。对自己的学生都敢动歪邪之心思,还有什么撒狗血的事情做不出来!

很多大学生,毕业后之所以迷茫、苦闷,就在于,人生最黄金的四年时光被自己的“过分作为”和所谓的“职业规划”糟蹋了。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性格单纯的学生刚入大学,就被灌输职场那一通功利、鄙陋的论调?遁于职场,难道不是羊入虎口吗?本该读书的年纪,没有好好读书;跑去搞兼职、搞创业,提升社交能力、办事能力,早早地学会了“做人要圆、做事要方”那套厚黑的鬼话!出了社会,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于是徘徊于单纯与混沌之间,久久陷于痛苦地挣扎,而不能自拔。

维特根斯坦说过:“一个人与环境格格不入的时候,他的一切理智就失去了应有的正常,显出各种病态。只有让他回归本性,才会有良好的结果,使一切显出正常。”只能说,冷漠和伪装伤害了一些人,同化了一些人,最终将一些人异化。还有那么一小撮人,艰难地呼吸、行走,甚至沦落到禽兽不如的地步,比如李斯达。我们不必去揣测他杀害周云露的动机和原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杀的是谁,都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他的恶行,注定了他很难被原谅。

李斯达和周云露,便是大学教育的两种极端。李斯达过分地放大自我、破坏规矩,周云露则一味地努力上进、迎合环境。某些意义上来讲,后一种比前一种,更容易让自己陷入危险。试问:当下的这个社会,真的允许我们以一种“我爱人人、人人爱我”的价值观去过活吗?看到街上的小朋友手撕棉花糖的可爱模样,大部分的人都会被他的纯真姿态所感染,然而,这种本来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精神属性,在我们踏出校园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已被这个利欲熏心、充满了铜臭味和名利心的社会所掩埋!

以前,我常常抱怨母亲:为什么不把我生在90年?这样,我就是名正言顺的90一代了,就可以和被贴满各种不良标签的80一代划清界限了。但现在,我觉得这个年份于我而言,恰到好处。如果可以,我宁愿做一个骑在墙头的孩子,饶有兴致地观望着两边的精彩世界。但是,我不能,这个世界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精彩。80一代物质上匮乏,精神上不满足;90一代物质上不满足,精神更加匮乏。在我们可爱的大西北,85年前后出生的大学生,本科毕了业,就可以得到一份家乡的工作,成为亲友乡邻眼中的“出息孩子”。然而,90年前后出生的我们,却不得不面对两条截然不同的路径:第一,回老家本分考试;第二,北、上、广孤独闯荡。

考研、再深造,倒不是为了改变什么命运,而是社会刺痛了我的心,又将我逼回了校园。回首时光,来北京已然三年了。前两年的我,生活上是害人的李斯达;后一年的我,则成了遇害的周云露。如果我继续在社会上苟且,我可能会像李斯达一般沉沦下去,虽然我不会去害人,却我无法保证会不会有这样的人在我身边,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会不会遇害;如果没有这桩案子,我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周云露”这个名字,也许在这个城市的两端,在同一片星空下,我们仍将以自己的方式存活且奋斗着。

此时此刻,我不禁想起西蒙·波伏娃的一段话:“我朝门口走去;我没法冒生命的危险,没法向他们微笑,我眼里永远流不出眼泪,心中永远点不燃烈火。一个无处存身的人,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现在。我什么都不要,我什么都不是。我一步步朝天涯走去,天涯一步步往后退;水珠望空喷去,时光摧残时光,我双手永远是空的。”

此刻,夜已深,于这城市的黑暗之中,我将这段话,送给已经不在了的周云露。也许每个人到这个世界上,都有一段不可说的宿命。希望在世界的另一边,她的梦想还能延续。也希望,每一个活在这世上的女性,在这个有些危险的社会上谋求出路的同时,也不忘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捍卫自己的人格意志。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慈悲为怀这回事的,否则我们当中迷茫、脆弱、敏感、冲动的大多数,又怎能如此心无体认却又备受眷顾地生活!

发布日期:2015-8-17 18: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