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李嘉诚起家的真相

华裔网作者:褚实

李嘉诚只从他自己的公司拿点象征性的工资,但他每年却有上亿元的分红,在香港的法律下,分红是不用缴税的。李嘉诚总喜欢说自己是教师的儿子,其父1940年身无分文来到了香港。长江集团官网声称:“为了扛起维持家庭生计的责任,李先生不到15岁就缀学……每天工作16小时。”事实上,李嘉诚的舅舅从事钟表行业,李嘉诚后来成为一个大亨,事业不断发展,某种程度上可说是因为他娶了老板的女儿。李的已故妻子庄月明,是他的表妹,那位有钱舅舅的女儿。李嘉诚所经营的企业事实上是属于他岳父的,李嘉诚只是进一步发展了企业。据一位老友透露,李的岳母也给了他额外的经济支持。

东南亚大亨都极力追求慈祥教父的形象,李嘉诚经常把自己描述成“友好的狮子”。但在家里,尤其在公司里,经常使用自己的权威震慑别人。李嘉诚的孩子步入中年后,依然害怕他们的父亲发怒。李嘉诚的执行官回忆起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有一次在会议中打盹儿,被其父亲的尖叫声惊醒,好像遭到了电击一般。

一家之主的绝对权威以及他们对权力的滥用,对家庭关系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李嘉诚的小儿子李泽楷就是半主动反叛的一个罕见例子。李12岁被送往寄宿学校,他和母亲关系密切(香港人普遍认为他母亲是自杀的)。他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在未告知父亲的情况下接管了香港电信。他心目中的英雄是李光耀而不是他的父亲李嘉诚。这对父子的关系并不和谐。

李嘉诚的公众形象是沉默寡言,他每天早上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报纸,有中文报纸,也有专门为他从英文翻译成中文的报纸。他的办公室保存了关于他的文章,当读到批评他的人的名字,他喜欢用荧光笔在空白处作记录。据香港报纸的管理者们说,任何李先生坚决反对的事都会转化成他公司广告开支的削减。《壹周刊》及它的姐妹版《苹果日报》调查了李嘉诚妻子的死亡事件后,李嘉诚的所有公司都停止在《壹周刊》和《苹果日报》上做广告。《南华早报》在2003年11月提到了1986年李嘉诚被指内线交易一事,李嘉诚的公司立刻撤销了与该报纸的广告合同。

香港没有竞争法,因此大亨们得以从服务业中收取高额费用。香港港口集装箱的终端运输费是世界上最高的,尽管劳动成本极低。中国大陆小型制造企业及托运人,多年来一直开展反香港的港口垄断活动,但都没有成功。主宰集装箱终端运输公司的股东都是房地产大亨。李嘉诚的香港和黄拥有香港24个停泊港中的14个泊位,成为港口终端运输业的领袖。多年来李嘉诚从港口中获取的现金流量使他得以在房地产市场投机。投资银行认为,若没有香港和黄的港口收入,他早就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房地产风暴中破产了。

李嘉诚的百佳连锁超市和香港怡和集团的惠康超市约占了百货贸易的70%。李嘉诚旗下屈臣氏集团和怡和控股的万宁公司也几乎占了药材销售的70%。在过去几十年里,法国零售商家乐福和一家当地开办的资金充足的苹果速销商,曾努力去打破这两个日用品亿万巨头的垄断,可都失败了。这些拥有巨额财富的教父,拥有香港重要零售商店,并向供货商申明如果与新的竞争者合作,将断绝与他们的生意来往。马克西蒙亏损了1.2亿美元之后,停止了苹果速销的营业。据他说,苹果速销的送货车根本进不了由李嘉诚控制的居民住宅区和办公大楼。

西蒙莫瑞在香港首富得到香港和记后,被李嘉诚聘请来管理这个原英国商行。他任职后不久,收到新世界集团董事长、亿万富翁郑裕彤的邀请函,请他见面随便聊聊。因为郑裕彤和李嘉诚是有名的高尔夫球和桥牌上的伙伴,这一切看似非常正常。但莫瑞向李嘉诚提及郑裕彤的邀请时,李嘉诚的反应却令他感到很惊讶。他回忆道,李嘉诚严肃警告他:“要提防这些人,他们几乎与我们一样聪明。”莫瑞解释道:“从理论上说,他们是朋友。”

来自非自由市场的核心现金流量让大亨们富了起来,那些现金流量也掩盖了许多商业上的失败。垄断港口的现金收入源源不断地流入他的腰包,使他摆脱了困境。1982年至1983年,全球经济衰退,同时伴随香港回归中国谈判的震荡,楼价大幅下滑,李嘉诚的核心房地产开发公司长江实业的收入也大幅下滑。更糟的是,有传言说李嘉诚的私人公司严重亏损,而李嘉诚曾保证这些公司购买的房地产有最低回报。但随着他从港口利润中拿到大头,他还是获救了。

在他的投资事业中,既有不合时宜的买卖,也有经过长期痛苦的努力才能赢利的收购来的企业。20世纪90年代早期,他在英国、澳大利亚及许多亚洲国家的移动电话及传呼机市场的投资上遭受了严重损失,但20世纪90年代末,他的橙子电话公司使他大发横财。后来李嘉诚又投资3G,但3G至今亏损严重。1987年的一项石油投资也带来连续几年的亏损和账面价值的降低。

在这些投资过程中,来自港口、零售、电业以及其他香港垄断业务的核心现金流量保障了李嘉诚的各种扩张。这个地区的最佳投资者经历说明了为什么只有少数竞争者能生存下来。

李嘉诚的一天是这么度过的:早上6点前起床,从香港岛南部深水湾道的家出发,下山去附近的九洞高尔夫球场并确保能在7点以前打出第一杆。他可能和住在香港高尔夫俱乐部附近的亿万富翁一起打球,也可能和他公司里的某个高级管理人员打球,亦可能和一个他想作出判断的新生意伙伴打球。10点李嘉诚到达办公室。自从位于中心商务区的70层高的长江中心落成之后,他的办公室就一直在那座用铬与玻璃建成的塔的顶部,那儿几乎被一个顶部缩进的游泳池占满了。李嘉诚做的第一件事是查阅报刊,看看有没有和他或他的公司相关的报道。他用英语和别人交谈,但喜欢阅读中文,因此,英文报刊中的有关部分在他到达之前就已经翻译成了中文。李嘉诚也很关注经纪业对他公司的评价,那些激起他怒火的撰稿人将接到他助手的电话或是收到他的律师函。哪家报纸使他难看,他就会撤销在那儿的广告。李嘉诚会拿着文件、信件,打电话给数个高层管理人员或者直接召他们前来商谈。公司里的电话系统让这些人知道这是大老板的电话。上午11:30,李嘉诚开始做按摩。此后,还要去处理更多的管理事务,13:00吃午餐,当然是工作餐。午饭后,李嘉诚在办公室里工作两个小时,16:00回家。在17:00,他很可能再做一次按摩,之后,也许会在18:30与生意伙伴玩纸牌。最终,商务晚宴后,于22:00就寝。这样日复一日地循环下去。

把一切都算为工作的话,李嘉诚可以说一天工作16小时。但是他们公司的实际管理以及落实打高尔夫或吃午饭时谈成的生意的任务,都落到了经理身上。

李嘉诚真正体现了世界性教父的风范。他自学而成的英语口语虽然不是很流利,但已经足够使他充分地和自己的鬼佬副手进行交流。然而,李嘉诚从来不在股东大会上说英语,也从不在记者围着他的特殊情况下说英语。在那些时候,他的身份完全是一个广东人(虽然,他明显地带有潮州地方的口音)。由于他与殖民地的大企业家较量过并打败过他们,香港媒体30多年来一直将他捧为社会名流,并称他为“李超人”。因此,李嘉诚也会腾出时间来接受那些他喜欢的广东记者的采访。而那些对他没有表示足够尊重的外国和英文媒体,很少有机会接近他。

香港战后的两个主要的大亨,一个是逝于1991年的包玉刚,另一个是李嘉诚,他们都是通过汇丰银行一下子从普通大亨变成了有杰出成就的大亨。

最浮夸、最具争议的沈弼在任汇丰银行主席期间,在没有竞标的情况下,直接把和记黄埔的控股权卖给了李嘉诚,因为他认准了李嘉诚将要取代包玉刚,成为首席教父。6.39亿港元的成交价还不到组成和记黄埔地产集团所有公司资产的一半。对李嘉诚来说,这不愧是一笔漂亮的买卖。这家公司的折卖价值比他出的价多出两倍以上。此外,李嘉诚还获得了延期付款的特权,进一步降低了实际价格。李嘉诚对汇丰银行的支持,是把他所有的商业事务都通过汇丰银行来进行。

1986年沈弼退休时,李嘉诚借此将一个约1米高的新汇丰银行总部的纯金复制品作为告别礼物送给了他,以表示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沈弼,不管他的个人弱点有多大,不管他为什么不招标就把香港和黄卖给了李嘉诚,反正沈弼结束了始于汇丰银行支持包玉刚的香港经济的转变。

无招标的低价销售引发了许多问题。但从战略水平上讲,把和黄卖给李嘉诚的决定不是没有道理的。1979年,成功收购和黄以后,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集团已经是仅次于怡和集团的香港第二大房地产公司。此后,和黄原有的资产确保了李嘉诚迅速上升为香港首席教父。充当新大亨的后台老板确保了汇丰银行在战后香港的重要地位。

作为教父典范的李嘉诚,其职业生涯充满了一系列费解的豁免于股市规则的事例。当香港和记于1985年接管港电集团时,李嘉诚被免除了公开要约,尽管超过了35%股权的底线。1987年香港和记把其在李嘉诚的另外一个旗下公司——嘉宏公司的股份从23%增加到52%时,他还是被免除了公开要约。等等。

20世纪90年代,李嘉诚又一次引起了人们的震惊——为他的互联网子公司tom.com赢得了一系列特殊的豁免,允许tom.com在其股票首次发行的6个月内发行新的股票,允许tom.com把公司资本基础价值的50%的购买权给员工(规定是10%),还允许大股东在6个月之后就可将他们的股票抛出,而法定是两年之后。tom.com公司的经历使李嘉诚公认的情人周凯旋一夜之间变成了亿万富翁——至少账面上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