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中国足球先生许家印

华裔网作者:《财经》

 

中国足球先生许家印

在中国特有的政商环境下,优秀的企业家们首先追求的不是秩序,而是机会,为此变革不止,生生不息

中国真正的足球先生应该是许家印。正是这个从河南走出来的地产老板,让中国足球看到希望。

827,广州恒大队在天河主场对战澳大利亚西悉尼流浪者队,这场比赛决定了恒大能否延续夺冠辉煌。看台上,恒大董事长许家印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开肩而坐,表情紧张,不时交谈。

他们二人,一个曾经是中国内地首富,一个将要成为首富,都身穿胸前印有“放心粮、放心油”的大红球衣为恒大粮油做宣传。去年,恒大冰泉就是借助球衣广告横空出世。

数日前,阿里巴巴宣布以12亿元入股恒大俱乐部。827日比赛当日,马云更是开出了2000万元的“男人奖”,宣布输赢不论,奖金照发。

这是许家印的又一场胜利。12亿元的投资占比50%,意味着俱乐部估值24亿元。许家印宣布,下一步将再增发股份40%,新增20个优秀投资者,每人2%,最终实现上市。

古往今来连绵不绝,曰恒;天地万物增益发展,曰大,这就是恒大的由来。从地产、钢铁、能源到足球,从足球到矿泉水,从矿泉水到乳业、粮油。十多年来,恒大迅猛扩张时被大捧,上市折戟时被大摔,折价上市时被质疑,现在则被评论为“看不懂”。

826,恒大地产在香港发布中期业绩,以4216亿元的总资产位居香港内地房企第一,半年实现净利润94.9亿元,是万科的2倍。

“虽然今年大多数房企的销售业绩并不理想,但是我们表现很好,有信心大幅超过全年1100亿元的销售目标。”许家印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

说这话时,许家印一副标志性笑脸,没有额外的兴奋得意,正如2008年恒大生死存亡之际,他一样如常上下班和打高尔夫,谈笑风生、不动声色。

这个男人没有特别的嗜好,不爬山、不跑步、不上微博、不接受采访,宣传企业时可以跟范冰冰走红地毯,被问及私人生活时就完全封闭。在他不说话的时候,表情有些冷。

“踢球不搏命,去卖矿泉水”

“他身上有河南人的那股狠劲,你看看邓亚萍打乒乓球的表情,就能了解许家印的精神状态。”一位早年和许家印一起创业的人这样评价他。

幼年的许家印,家境贫寒。但艰辛生活没有让他放弃求学,恢复高考后第二年,他考上武汉钢铁学院。1982年许家印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公司,去接他的是热处理车间的主任陆岳璋。舞钢期间的许家印,工作像个陀螺,十年里未休息一天。

十年后,许家印放弃副处级身份到深圳创业。这一年,邓小平在深圳视察时说出“步子还要再快些”,富力的李思廉和张力刚刚开始决定合作,冯仑的万通才成立一年,朱孟依在香港注册了合生创展。

许家印白手起家,带着七八个人创立了恒大集团。一没资金,二没资源,全靠一股子冲劲。

与许在深圳中达集团共过事的邓凡回忆说,许家印从来不说诸如“这不行吧”一类的话,他抗压能力强,而且越压越强。

许的夫人回忆,他一闲在家里,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听说有工作就异常兴奋,创业十几年经常是凌晨1点下班,在客厅沙发躺到4点又去上班。

“老许这样的拼命三郎比较少见,都不怎么睡觉,脑力也是超强负荷,就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美林亚太区原董事总经理蓬刚回忆说。

许的特点是追求完美,喜欢亲力亲为。恒大初期,许家印会带着白手套在地产项目角落随意摸,如果手套变黑,那就立即整改。

有一次到项目现场视察,他问负责人:“檐口的高度是多少?”负责人没有准备,吓得冷汗直流。许家印回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你就去量一量。”

1997年,许家印打造广州金碧花园,一举成名。1999年恒大集团位居广州房地产企业综合实力第七。此后,恒大在全国范围加速扩张,2006年恒大拥有土地储备600万平方米,2008年增至5000万平方米,销售额从30亿元增加到300亿元。

中坤集团的老总黄怒波把狼做成标本放在办公室里,但许家印的狼性深埋心里,并体现在每一个决策中。

他将狼性作为恒大集团的企业文化,并告诫员工,踏入某个领域的那一刻,就要把自己调整到狼性状态,与对手血拼,尽一切可能战胜对手。

足球的精神就是许家印企业精神的延续。足球是激烈对抗的运动,赛场就是战场。

许家印对恒大球员的要求是“四有”:有激情,有血性,有狼性,有霸气。球员要为了胜利“一不怕伤、二不怕死”,时刻保持强烈的进取心和攻击欲望,打出舍我其谁的王者气势。

20114月中超开幕式时,数架直升机上挂着条幅、4000名演员同台演出,许家印穿着大红西装高坐嘉宾席,由小柯作曲,他作词的主题曲《崛起》响彻全场:“向前冲,昂起头,身为战士,做英雄。男子汉,跟我走,狂奔燃烧热汗流!”

冷兵器时代已然过去,足球场成了人们寄托英雄情怀,寻找热血气概的地方。“踢球不搏命,去卖矿泉水!”许家印给球员们撂下这句话。

铁腕高效,花大钱办大事

很少人知道,许家印原先根本不懂足球,他的爱好是乒乓球。

2010年,广药足球队打假球被降到中甲,广药至此心灰意冷,意图出售。广州市政府找到正在做排球的许家印说:要不你也来搞搞足球?

“什么好处都没拿到,包括拿地。体育场该交的钱一分不少,一场比赛安保费50万元,还有一年几十万元的防洪费。”一位接近恒大集团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广东是一个商业社会,深圳和广州政府绝不会掏钱支援足球队。

广东很多老板经营足球,一来是他们自己喜欢,二来也是希望借机做宣传,太阳神、日之泉、吉利、香雪和广药集团都参与过。

“许家印看出那个时候是低谷。”该人士说,2009年足球打黑,市场跌入谷底,2010年广药足球队降级,定价只有一个亿,仅是最高价位的三分之一。那时中国球员身价最高的500万元,欧洲一流球员身价是5000万欧元,他就觉得冲进去,即使不赚钱也不会亏。

当时恒大的房子卖到哪里,郎平带领的排球队就打到哪里,给恒大带来巨大声誉和商业便利,许家印觉得足球关注度更高,宣传效果必然更好。

谁也没想到,恒大足球俱乐部居然迅速声光蔚起,大改昔观。

恒大连续引入孔卡、埃尔克森和穆里奇三名世界级外援,共计付出2136万美元转会费,2012年又开出1000万欧元年薪请来世界级教练里皮。

媒体评论说这是土豪“不差钱”,许家印回应说:“我要的是结果。花钱只是最容易的一种途径。”

广州恒大队当年(2010年)就冲超,第二年夺冠,第三年打亚冠,第四年亚冠夺冠。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写道:感谢地产商,中国足球也能开庆功宴了。

“一定要体现商业化的运作。第一年可以赔钱,第二年也可以赔钱,第三年、第四年要想办法赚钱,还有很多足球方面衍生的商业产品,球衣、服装、鞋子、礼品等等,都要考虑商业运作。”许家印指示道。

他主要是负责战略引导和指向,具体的事情都交给刘永灼管。刘永灼也只是协调日常运营,无人干涉主教练里皮的决定。“在更衣室里,里皮是绝对主导。”

这也是许家印跟地产同行宋卫平的不同。宋卫平自己爱足球、懂足球,绿城队比赛上哪个队员他都要管,还曾亲自上阵指挥,但是许家印只会给球员誓师、打气,以及把赏罚制度摆在台面上。

最近三年,许家印不断增加俱乐部的资金预算,连普通的中超比赛都用“513”的办法,即赢一场奖金500万元,平一场100万元,输一场罚300万元,而一些普通俱乐部每年的总开支不过两三千万元。

一位坊间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恒大完全商业化运作,花大钱办大事的方法效果卓著,而其他一些俱乐部仍然类似体工队和国营企业,中间各个层次的人都忙着收回扣,根本无心做事。

“内部他们不敢搞(腐败)。许家印知道在哪里堵漏洞,不让你有寻租的机会。”上述接近恒大的人士说,恒大内部有个监察室,像纪委一样查,一旦谁被抓到就直接让司法介入。

要让许家印做甩手掌柜是不可能的,他可以跟足球俱乐部保持距离,但不会失去掌控。

业内人士评价说,恒大是高度集权的管理体制,许家印是唯一的大脑,其他人则如同手脚,但正是这个制度保证了恒大的执行力和迅速发展。

恒大的管理系统是目标导向型,年度计划、月度计划、每周计划,每项工作细化到个人,目标定了之后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实现。

许家印为恒大制定了上千条规则,他在定期召开的会议上高屋建瓴地发布指示,通宵达旦地讲话。如果有人在开会时睡着了,就会被许家印提溜出来,立刻收拾东西走人。

《体坛周报》曾经报道,许家印的电话要是响三声没人接,该接电话的人便会被罚款2万元。据说某副总裁洗澡时,要让夫人在边上拿着电话。

闯进多元化险滩

许家印看上去像是个天生的企业家,有胆识、有魄力,从不畏惧变革,无论是地产和足球,还是多元化与融资手法。但业内观察者指出,恒大的未来取决于他对速度与变革的把控,而他也一直在寻求二者的平衡。

“别人是有多少钱干多少事,他是兜里有2块钱要做20块钱的事,拽也拽不住。”一位与许家印合作过的投行人士评价说。

他曾是许家印的资本盟友。2008年,许家印手握4578万平方米土地储备坐等上市,突然金融危机袭来,上市折戟。此后,许家印孤身辗转香港数月,终于从郑裕彤、中东某国家投资局和老股东德意志银行、美林银行手中筹集到5.06亿美元,堪堪渡过难关。

而孙宏斌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顺驰地产在击败了速度的同时也被速度击败,成就了地产史上一个经典案例。有人说,恒大就是活下来的顺驰。

“我对局势是有底的,我还没到卖土地和卖项目的地步。”许家印回忆道,“我随便卖几个项目不就过来了?我预售,我套现,都可以。这些事我都没做,因为没必要,情况没有描述的那么糟。”

一名恒大员工则如此为当年的上市折戟辩护:当时地产市场竞争惨烈,利用杠杆将规模率先做大从而跑马圈地,是许老板自然的选择。正如所有人都没预见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国政府的4万亿刺激计划也没人预见到。不能以事后的眼光去评价前人。

经过此次危机,许家印趋于谨慎。在宣传上,突出企业、隐藏自己。唯一花絮是201233日,在北京参加“两会”的许家印迟到遭记者堵截,被拍下一张腰系爱马仕皮带的照片而在微博爆红,人称“腰带哥”。

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那个皮带是新浪易居老总周鑫送的,许家印看到H这个标志,想到恒大,觉得寓意好,他其实不懂爱马仕。结果那天开会,到了东门迟到了,就着急往里跑,身体一晃皮带露出来,被记者抓拍,称其为“风一样的男子”。

与你来我往的任志强、潘石屹两兄弟,一正一邪的王健林、王思聪两父子不同,许家印基本没有个人色彩,他就是恒大的董事局主席,仅此而已。

相较之下,恒大对企业的宣传一直高调。截至2014630日,恒大集团总资产达到4216.5亿元,为内地房企第一,上半年实现销售693.2亿元,现金余额640.3亿元。已布局全国147个城市,拥有大型项目303个。

聘请了超人气偶像金秀贤做广告的恒大冰泉,更是展开全面攻势、全媒体铺开。一位接近恒大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矿泉水的利润很高,不比地产回报低,因此恒大正在大力推进冰泉业务。

一位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的人士曾向《财经》记者抱怨:恒大做矿泉水,却要我们的电站迁走,“我们甚至在他们水源的下游”。

826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许家印表示,世界500强企业绝大部分发展到一定规模后都会选择多元化。目前恒大已经拥有规模、团队和品牌,也要多元化,争取在明年跻身世界500强。

“或许是现代农业、乳业、畜牧业,也许很快就会有恒大粮油和恒大婴幼儿配方奶粉等新产品。”许家印说。

这是为了地产主业遇到瓶颈的时候,左右旁支互相扶持。但是企业多元化扩张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星河湾进军白酒,新湖中宝、粤宏远等一批中小型房企涌向矿产资源,最终表现平平。

恒大所选择的行业都拥有巨大商业前景,但是同时进入这么多陌生领域,许家印是否能够驾驭?没人知道。因此资本市场选择了谨慎。

为了实现多元化,恒大去年底发行了15亿美元五年期优先票据,并且试图通过发行永续债和信托的方式来减少财务压力,降低负债率。但是标普和德意志银行等都在下调恒大评级。花旗的最新报告将恒大从持有改为沽出,称二三线城市的布局将给主业带来风险,并且新业务前景不明。

“当初做房地产连什么是容积率我都不懂,就这么干起来了。”许家印说,做企业要随时归零;就如马云所说,企业家每天都在创业。

彼得·德鲁克认为,企业家是那些愿意把变革视为机遇,并努力开拓的人。有人说得更直白,企业的成长就是赌徒的游戏,而成功就属于其中那些理性的赌徒,比如许家印。